返回【番外篇【】关于孩子  南江有景司予安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关于孩子。

    景予安一脸苦相:“我今天回家,爸妈已经开始旁敲侧击,打听我们什么时候要孩子了。”

    江司南放下文献,推了推眼镜:“你还小,再养两年,不急。”

    景予安戳了戳他下巴,“我说,江先生,你对‘小’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再过两年,等我突破三十大关,我都要属于大龄产妇了。”

    江司南挑了挑眉,笑得甚是无害:“多几年享受过程,不好吗??”

    景予安:……

    简直污到没眼看啊没眼看。

    ————

    景父景母,为了让二人能够尽快感受到“有个孩子的乐趣”,从各路亲戚朋友那里,搜罗了一大包旧衣服、旧书、旧玩具,隔三差五地,就差使他们二人送往各处福利院、希望小学。

    为二人创造机会,多多接触孩子。

    景予安放下手里的东西,仰天长舒了一口气,“南,这个月……这是第几回了?”

    江司南摆摆手,缓了口气,抬手比了个“六”。

    两人对视一眼,皆在对方眼底看到了满满的无奈之色。

    福利院的院长是个面容和善的阿姨,接到两人又要来送东西的消息,早早地候在了大门口,笑得见牙不见眼。

    “呀,小景,小江,你们又来啦~”

    “社会上,要是年轻人夫妻都和你们一样喜欢孩子,我这福利院啊,也就没有开下去的必要咯。”

    江司南:……

    景予安:……

    还是不要讲实话比较好吧?

    由于是“熟客”,加上江司南特意提前打好了招呼,不要打扰孩子们。因此,院长只是简单寒暄了几句,便和负责物资的老师们一起,前去整理他们带过来的东西了。

    留下两人,单独逛。

    福利院是四合院式的设计,四周围有好几幢楼,都是有些年代的老楼房,分住着老人和孩子。正中央的主楼是教室、会客室、会议室,角落里是仓库。

    正中间是一块大草坪,一面五星红旗,周围有各种健身器械。

    像是一个便民公园。

    草坪的西北角,有一棵树龄超过三百年的老洋槐,旁边系着一个木质秋千,景予安还记得,第一次来的时候,开了一树洁白的洋槐花。

    此刻,正值下午,孩子们都在上课,草坪上只有江、景二人。

    景予安伸了一个懒腰,任由冬日的暖阳光打在身上,白墙之上浮光跃金,瞧着心情也明朗起来,“哈,终于没人管我们了!”

    江司南眼尖,指了指西北角的房子,“你看那里。”

    景予安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看到了一个探头探脑的小身影。

    看身高,约莫六七岁,发现两人正朝着自己的方向打量,飞速地缩回房子后面,像只受了惊吓的小兽,一溜烟儿跑没了影。

    景予安皱眉:“那是谁?”

    江司南:“不知道。”

    “不过这个点,应该不会有这么小的孩子单独跑出来才对。”

    景予安拉了拉他的衣袖,“那我们去看看呗,别是出事了。”

    两人走到房子的背面,看到了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小男孩,蜷缩在围墙的阴影里,听到两人的脚步声,眼神警惕。

    触及到他的眼神,景予安下意识地钉在原地,心口一软,语气放柔,“小朋友,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呀?”

    小男孩一言不发,往后又缩了一缩。

    景予安从江司南的外套口袋里,翻出来两颗糖,放在手心里,小心翼翼地递过去,“姐姐这里有糖,要不要?”

    他的眼神犹豫了一下,往她的方向挪了两步,又两步,然后在她反应过来之前,一把抢走了她手里的糖果,错身而过,飞快地跑远了。

    像是屁股后面追着什么洪水猛兽。

    景予安错愕了一瞬,望着他的背影,大受打击,朝着江司南做了个哭脸,“我看起来这么凶的吗?”

    江司南捏了捏她的小瑶鼻,语气宠溺,“放心,我心理承受能力比他好多了,晚上不会被你吓醒的。”

    景予安瞬间满血复活,朝着他张牙舞爪,一脸凶相,咬牙切齿道:“你再说一遍?”

    “哈哈……”

    ……

    事后,两人才从院长那里了解到,那个孩子,是近期刚刚被送进来的。

    他的父亲是赌鬼、酒鬼,还有家暴史,一次喝完酒,失手杀了他的母亲,现已锒铛入狱。

    一个六岁的孩子,一夜之间,没了爹也没了娘,也没什么亲戚愿意收留他。

    只能被社区送到福利院里。

    在院长讲到“家暴”的时候,景予安下意识地握住了江司南的手,看了他一眼。

    他回握住她的手,回了一个让她宽心的笑。

    由于江司南过往的经历,景予安对这个孩子,格外地上心。

    每次带东西,总会特意地,额外多给他备一点糖果、玩具,或是小点心。

    但他每次总是回以一种警惕又戒备的目光,拿了东西就跑。

    然后躲在暗处,偷偷地打量站在原地的二人。

    几次下来,景予安也不禁有些泄气。

    她看着周围一群孩子嬉戏打闹,只有男孩一个人缩在西北角的秋千上,背影孤独又落寞,心里头钝炖的,不是滋味。

    江司南搂着她的肩膀,出声安慰道:“安安,不用那么勉强自己。”

    “在他眼里,世界上最亲近的人都会背叛他,更别说我们这些只远远见过几面的外人了。”

    “要他重新相信这个世界,很难。”

    景予安心口一揪一揪的疼,“这孩子还这么小……唉。”

    她突然抬头,看向他,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心疼,“南,你以前……是不是也有过这样的时候?”

    江司南微笑,“没有,我比他幸运多了。”

    “我遇到了一个特别心软的姑娘,听说了我的过往之后,第一个想到的不是怀疑我以后也有家暴倾向,是要给我买t恤。”

    景予安也想起了几年前的经历,无声地弯了弯唇角。

    他俯身,吻了吻她额角的碎发,“说真的,我当时都不敢相信,你会那样说。”

    景予安眼神一飘,“要换了我刚认识你那会儿,我也不会相信,你其实是一个这么温柔的人啊。”

    江司南轻笑一声,摇了摇头,“不是的,安安。”

    他握着她的手,按在自己的胸膛上。

    “是你让我学会了如何与这个世界和平相处。”

    “是你用一首《star  sky》重新点燃了我心口的涅槃之火,予我重生。”

    “是你让我做出了选择,要努力和你一样,成为一个温柔的人。”

    “安安,如果没有你,也许我到最后,也会变成他那个样子。”

    “所以……”

    景予安摇了摇头,语气认真:“不是的。”

    “不是这样的。”

    “南,你会成为一个温柔的人,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在你的内心里,始终都住着一个温柔的人。”

    “我只是敲了敲门,把他吵醒了而已。”

    他清楚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脏剧烈收缩了一下。

    这形容真的很景予安。

    温柔到极致,可爱到无以复加。

    无论什么时候,她似乎都有着一种奇特的魔力,让人沦陷,让人向往,让人欲罢不能。

    她看向远处秋千上的影子,咬了咬唇,“我相信,他的心理也一定住着一个温柔的影子。”

    “总有一天,他也一定能遇到一个人,路过的时候,敲门把他吵醒的。”

    江司南含笑点头,“会的。”

    一定会的。

    ————

    江司南:“那次以后,我反省的时候想,自己可能是因为,一直以来,都没有把握当一个好父亲,才会下意识地逃避有关孩子的话题。”

    “在我的心里,从来没有一个确切的,父亲的伟岸形象以供参考。”

    “故而我总是对未来的自己,没有把握,没有自信。”

    “后来,也是她让我鼓起勇气去相信,去努力,最重要的一点是,学会爱,学会爱的方式。”

    “学会期待。”

    ————

    景予安:“啊啊啊啊——”

    正在厨房做饭的江司南连铲子都没放,听到这尖叫,一口气冲到了卫生间,“安安?”

    “出什么事儿了??”

    景予安表情凝重,推门出来,手里举着一根白色的不明物,伸到他眼前。

    碎花围裙加身,右手还拿着锅铲的江司南冲她眨了眨眼,神态甚至有点小萌:???

    啥意思??

    景予安又把手里的东西往上举了举,“别看我,看这个!”

    江司南定睛一看,差点咬到舌头,“两、两条杠??”

    “我要当爹了??”

    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又哭又笑的表情,顾不得手里还有铲子,想伸手抱抱她,伸到一半,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悬空僵在了原地,一动不敢动,眼巴巴地望着她,小心翼翼地又确定了一句:“我真的要当爹了??”

    景予安:……

    人家说一孕傻三年……

    我怎么感觉您老这智商降维打击比我厉害多了??

    景予安刚想抬手捂脸,手还没伸出去呢,只听见江司南突然惊道:“别动!”

    “你别动,你要什么,说一声,我给你拿!!”

    景予安眼角抽了抽,“……我这是怀孕,不是残疾!!”

    “你是不是紧张得有点过头了??”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