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十六章 尘封的 秘密  重生之修真校花追夫记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以为,他们为什么那么急着要烧你女儿的尸体?”

    如兮突然转向暮雨的妈妈,语气微变。

    暮雨的额头,脸颊,甚至连手心和后背,都冒出了如豆子般大小的汗珠。

    她不明所以地看着妈妈,问道,“妈妈,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

    中年妇女的眼睛里顿时失了神色,只是叹气。

    “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事已至此,他们只会丢卒保驹!你觉得,你们还会安然无恙吗?”

    如兮并不是危言耸听,药门的人,的确太可怕,这些年来,他们的手上沾了多少人命?假以时日,这对母女,恐怕又是一对枉死的冤魂!更何况,暮雨已是死过一次的人!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什么人,并不重要。”

    如兮淡淡地看了她们一眼,说道,“给你看样东西”

    “这里,是哪里?”

    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小女孩,躺在一个幽暗的地牢里。

    “你已经睡了很久了”

    不知从哪里,传来了陌生的女人的声音。

    而且,这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吓人。

    我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小女孩那一双充满恐惧的眼睛,小心翼翼地打量着阴暗的四周。

    她突然觉得脑袋好像要炸了一般,许多零碎的记忆的片段,像潮水一般一涌而来。

    “阿蛇,快,扔给我!”

    “阿蛇,你欺负我!”

    ……

    “阿灵,你快走!”

    ……

    “阿蛇,阿蛇!”

    小女孩突然想起了那曾经的一幕幕,她好像发了疯一般,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地牢里乱吼乱撞。

    她都记起来了,她是阿灵,她和父母亲住在沙漠的一个小村子里。

    有一天,她遇到了阿蛇,它是那么小,那么可爱,轻轻一触,它的小尾巴便灵活地翘了起来……

    “哈哈哈”

    女人的笑声愈发地恐怖。

    阿灵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面镜子。

    她睁大了恐惧的双眼,只见里面坐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小女孩。

    她穿着一身红色的衣服,那红色,就好像血染上去的一般,鲜红地令人汗毛竖起;她的脸已经看不清了,只有一大块疮疤,上面似乎已经化脓了,还有一些虫子从里面爬出来,啃食着她已经腐烂的肉。

    阿灵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象,惊吓地往后退,手慌乱地抓着那块疤。

    “啊!”

    她尖叫着,手里不知什么时候,沾满了鲜血,还爬着一蠕一蠕的小虫子。

    她又踢又打,很快,手上,腿上,全是蹭脱掉的皮,还渗着血珠。

    “你看呀,这是你啊”

    女人的笑声更加邪魅了。

    “不,不是!”

    阿灵惊恐地看着里面的自己。

    “是你,是你”

    女人的声音突然变了,好像幽灵一般。

    镜子里突然流了好多血。

    “是你,是你!”

    阿灵的脑子里反复听到这个声音。

    血越来越多,整个牢房,都快装不到了。

    慢慢地,那些血好像成了一个人,向她走了过来。

    “呵呵,”

    此时,镜子的另一面出现了一个戴着面具的女子。

    她正在房间里,手里拿着一块疮疤,嘴边滑过一丝狠戾。

    画面一转,深夜,街头,一个年轻女孩戴着一副墨镜和一顶黑色的鸭舌帽,穿着一身黑色的运动服,好像害怕被人给认出来一般。

    她悄悄地躲在一辆白色的小轿车下方,不一会儿,便从里面出来了。

    “我认得她,是渝西!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

    如兮淡淡地说道,“阿灵,出来吧”

    她手指在阿灵的额间轻轻一点。

    好像还是同一个女孩,不过,这一次。她好像是在泰国。

    只见她跪在地上,一个穿着黑色裙子的女人端着一小碗水,往她身上洒。

    女人上身穿着光着膀子的白褂子,下面穿着一条泰国潮牌的棉麻阔腿裤,光着脚。

    她围着渝西来来回回地走,嘴里还念叨着什么,头上扎着一股股小辫子,像一条条蜈蚣在头上爬着。

    做完以后,她走向供奉的神台,从烛台的下方取出一个黑色的小瓶子。

    “这个真的没有事吗?”

    渝西不放心地问道。

    “放心吧,不会伤害她的”

    渝西接过瓶子,好像有些犹豫。

    “阿西,你知道吗,医生说我的脸有救了!”

    “是吗?”

    渝西的语气有些清淡,并没有明显的情绪变化。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轻轻问道,“医生真的这么说,他有把握吗?”

    “是阿科给我找的医生,听说是他在国外医学院工作的叔叔的同事,专门做这方面的研究的”

    “阿科?”

    渝西的语气明显变了。

    十年前,阿科从其他学校转入。

    她和暮雨同时爱上了他。

    只是,她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后来,阿科和暮雨恋爱了。

    她依旧选择默默祝福他们。

    直到那一天,阿科因为渝西做直播的事情,在酒吧喝得大醉伶仃……

    “为什么,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呢?”

    “暮雨,他明明那么爱你,你为何要为了出名,放弃他?”

    “不,你们不应该是这样的”

    ……

    那一天,她想了很多,她认为,既然暮雨不懂得珍惜,那么她便要夺走她的一切。

    然而最后,看到阿科可以为了暮雨去死那一刻。她明白了,暮雨的爱情,她是夺不走了。

    “既然,我无法爱你,那么我便送你想要的爱情,只愿你一世安好。”

    想到这里,她的眼泪已经落在了瓶子上。

    “你想怎么办?”

    看到了,暮雨已经泣不成声,她哽咽着问道。

    “既然,这一切的源头,都在那个瓶子上,那么,我想那个降头师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如兮缓缓说道。

    “其实,有些事情,我也猜到了。但我知道,渝西绝不会做伤害我性命的事!”

    “听说那位降头师三日后会去日本参加茶会”

    “你的意思是?”

    “机票我们已经给你定好了”

    如兮勾起美丽的嘴唇。

    暮雨有些迟疑地接过机票,内心有些忐忑不安。

    “家主,这是暨南大学送过来的帖子”

    如兮轻轻接过帖子,翻开了第一页,仿佛早就料到了,只是笑着说道,

    “你母亲,就暂时交给我们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