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十五章 死去 的人  重生之修真校花追夫记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外面这是怎么了?”

    “听说今天是那个姑娘下葬的日子。”

    “呵呵,这下葬,跑到公司是怎么个意思?”

    “听说是她女儿尸体不见了”

    “那她怎么不去警察局,难不成这尸体还能自己飞了不成?”

    ……

    会议室里你一言我一句的。

    夙清然漠然地看着这一切,仿佛与她无关。

    一只手搭着下巴,眸子里迸发出一束寒光。

    步尘坐在她旁边,显得有些坐立不安。

    “她还不肯走?”

    “老夫人,那妇女一口咬定是我们家小姐带走了她女儿的尸体。”

    梅姨此时的脸色十分阴沉,她拖着冗长的声音,道“家主回来了么?”

    “还没有家主的消息”

    梅姨面色更沉了。

    “那边,有什么动作没?”

    “嗯”

    “那我们,就等着看好戏吧!”

    如兮坐在车子上,嘴角的笑意竟有一丝阴谋的味道。

    不一会儿,丰城各大媒体的记者都涌到了如家集团的大楼下。

    就在此时,警车的声音突然从不远处传来。

    “老夫人,警察来了”

    梅姨不动声色地站在窗前,透过地窗凝视着楼下的一大群人。

    “会议室那边,正催你过去!”

    梅姨缓缓走到保险箱,咬破了指尖,在保险箱上画了一张血符。

    “老夫人!”

    梅姨佝偻的身子愈加显得老态了,头上的白发,也突然增加了许多。

    她的皮肤瞬间失去了光泽,仿佛枯树一般,起了沟壑一般的褶皱。

    “这可是血咒啊!”

    梅姨突然瘫软在地上,脸色惨白,嘴唇发青,伸出枯瘦如柴的手,指着保险柜,张着嘴巴,吃力地说道,“无论,如何,等着家主,回来!”

    “老夫人!”

    阿米尼跪在她身旁,扶着梅姨。

    “好孩子,扶我起来,我们去!”

    阿米尼从药盒里拿出一颗药丸,给老夫人喂了进去。

    梅姨的脸色突然变得正常了,皮肤也比刚才好多了,只是依旧很虚弱。

    阿米尼搀扶着她,一同去了会议室。

    “让开!警察来了”

    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突然从警车下下来。

    “妈,”

    一个年轻女孩子穿过人群,叫住了跪在地上的中年女子。

    女人微微一愣,手中的遗像突然落在地上。

    人群里瞬间沸腾了。

    “要动手吗?”

    “这里人多眼杂,先回去禀报少主。”

    ……

    正在这时,如兮从车上走下来。

    人们的目光瞬间落在了她的身上。

    如兮并不在意,只是走向人群中的那个年轻女孩,对她微微一笑。

    “阿姨,现在,我把您的女儿亲手交给您了!”

    如兮握着年轻女孩的手,把她的手放在了中年女子的手上。

    “妈,”

    “你,”女人激动地说不出话来,还有些结结巴巴地看向如兮,“这,是怎么回事?”

    “妈,我们回去再说,你先起来,把这些跟你来的人都打发走吧!”

    中年女子此时有些为难地看着身后的一群人,他们似乎并没有要走的意思,一言不发,只是矗在那里。

    “暮雨小姐,”

    一个眼尖的记者突然认出了她,大声叫道。

    他立即问道,“那么之前听说你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是怎么回事呢?”

    暮雨有些害怕地看了看她妈妈身后的那些人,迟迟没有回答。

    如兮的目光略过他们,走向警察,说道,“麻烦各位了,只是现在这人也找回来了,这些人?”

    而另一边,此时已然混乱一片。

    “暮雨小姐,难道之前有关你毁容,跳楼自杀的消息都是假的?”

    “难道这就你和你妈妈一直不肯去法院起诉,而缕缕找人闹上门的原因?”

    ……

    记者们咄咄逼人,暮雨和她的妈妈无助地抱在一起。

    暮雨本就没有什么血色的小脸更加惨白了。

    她不敢看那一个个像苍蝇一样的摄像头,只是低着头,紧紧挨着妈妈,目光躲躲闪闪的,还闪着泪花。

    “求求你们,放过我的女儿吧,”

    暮雨的妈妈遮挡着暮雨,苦苦哀求着,“留我们一条活路吧!”

    ……

    “这些记者,有时候真的很八卦。”

    “他们只在乎真相,”

    若兰的声音,异常冰冷道,“看好她,别让她再寻死!”

    说罢,竟有着同情地看着这对母女。

    而这边,那些嘈杂的声音,早已淹没了人群,和那对苦苦相依的母女。

    几个警察立即朝人群里吼道,“这里没什么事,都散了吧!”

    中年女子身后的几个男人相互看了几眼,退到了一边。

    “张队,今日的事,还真的要你们。你们放心,这剩下的事,我们一定好好处理!”

    如兮向几位警察寒暄致谢。

    “我们不是来抓人的?”

    一个年轻的警察悄悄问张队。

    张队朝他挤了挤眼睛,笑着说道,“应该的,那没什么事,我们先走了!”

    “谢谢”

    很快,在警察的帮助下,集团门口的人群,已被疏散。

    “家主回来了!”

    梅姨听罢,有些苍白的脸上,似乎有了些颜色。

    她的声音依旧坚韧有力,徐徐说道,“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没什么其他事,便散了吧!”

    “老夫人,”

    步尘依旧不死心。

    “还有其他事吗?”

    梅姨显然有些不耐烦。

    夙清然美丽的眸子轻轻一挑。

    步尘不再说话。

    “坐吧,”

    如兮语气不咸不淡。

    “谢谢,没什么事,我和妈妈还是先走了吧?”

    如兮脸上的笑意顿无。

    “怎么?暮雨小姐,以为我们这里是想来便来,想走便走的地方?”

    “不,不……”

    暮雨见如兮脸色大变,心里不由得一惊,连说话都不利索了。

    “我能把你救活过来,也能让你永远地睡下去。只是,都到了现在这个份上,你觉得他们还会放过你吗?”

    如兮沉着眸子,数着手腕上的珠子。

    “如兮小姐,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哦?”

    如兮挑眉,不经意地说道,“看来,暮雨小姐还是不太明白如今这局势啊?”

    她忽而盯着暮雨看了许久,沉吟道,“你以为,渝西给你的那个东西,真的是什么美容膏?你以为那天晚上,渝西真的是来跟你诉什么姐妹情的?”

    暮雨的瞳孔突然微缩,脸上的表情微变,却难以掩饰她内心的不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