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九章 人面疮  重生之修真校花追夫记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且不说她在不在这里,你们是什么人,带着一大群来我们学校闹不说,还翻墙打人,难不成你们真当局子里的人是吃素的?”男子阴桀的目光略过那几个汉子,厉声道,“你们倒是好笑,讨个公道不去人民法院,也不去警察局,却偏偏来我们学校找个小姑娘,怎么,什么时候我们教书育人的学校成了断案办公的地方了?”

    几个汉子面面相觑。

    跪着的女子,声音变低了。

    “我们就是帮这位大姐,来向如家美妆董事长讨个公道的,她女儿被如家产品毁了容,又跳楼自杀,你说这该不该找她?”

    “就是!”

    “虽然如兮只是一个大学生,但是她既已成年,又是如家美妆董事长!”

    “你们左一句右一句如兮,倒是警察还在办的案子你们都给查清了?”男子重重拍了一下扶梯,顿时如排山倒海般,整栋楼都似乎都被掀了一番,他的目光逼视着那几个汉子,“先不说之前如家化妆品那事,就昨晚闹得沸沸扬扬的跳楼案,警方都还在持续跟进中,大家该回去的还是回去吧,不然等会儿警察到了,那便不是什么讨不讨公道的事了!”

    沉默了许久,几个汉子在女子旁说了些什么,他们便走了。

    记者们见没什么事,也就纷纷离开了,路人也散开了。

    “听说你想见我?”

    风子陌隔着屏风,冷冷地瞧着这个畏畏缩缩站在她面前的女妇人。

    妇人低着头,轻轻抽泣着,细细说了今天发生的一切。

    “请姑娘一定要帮我,让我女儿安心地走啊!”

    妇人说着说着,痛哭流涕,竟扑通一声跪下了。

    “你为何不走法律程序呢?”

    妇人有些哽咽道,一副愤世嫉俗地样子,“他们有权有势的,哪是我们这些普通人能告得准的?”

    “你过来,”屏风的另一边,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她耳边絮絮叨叨着些什么。

    只见妇人有些迟疑。

    “罢了,我也只能帮你到这了,”女人悠悠地说,“警察局的人,可不是吃素的,说不定很快就查到那里了。怎么做,可就看你了。”

    妇人咬着牙,并未开口。

    “行了,走吧!”

    “容与教授,今天幸亏你来了!”许校长弯着身子,赶忙泡了一杯热茶,脸颊两边的肥肉一坨一坨的。

    容与什么也没有说,径直走到书柜旁,移开了那本书。

    “你怎么如此大意?!”

    他的语气十分不快,似乎有一些愠怒,然而眼睛里却流露着担心的神情。

    “今天,谢谢你,”如兮想了许久,才说道。

    “跟我走!”

    容与一副霸道总裁的样子,拉着她就往外走,转身对许校长说,“学校这边,还有一些后续事情,你尽快处理!”

    上了车,车子便在高速公路上疾驰着。

    “我们这是去哪?”

    如兮看着窗外飞快闪过的树木,她突然觉得,时间似乎过了许久。

    有多久,没有见到他了呢?

    突然,在城郊的一个地方,车子停下了。

    “两位,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今早上送来的那个年轻女孩还在吗?”

    “哦,那姑娘啊,就是那脸,哟,都让人不敢看?”老人回忆道,“刚刚拉走了!”

    “哪个火葬场?”

    “这,没说”老人用奇怪地眼神盯着他们看,心想一个死人而已,干嘛这么紧张?

    容与的脸上明显闪过一抹不快,思忖片刻,“走,我们去阴水村!”

    如兮刚想说什么,却忽然想到,离这儿最近的,怕只有那个阴水村的火葬场了,他们若是赶着时间,一定会最先去那里。

    “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想了片刻,如兮有些担心道,“不会有什么意外吧?”

    容与没再说话,一只手握着方向盘,一只手竟不由自主地放在她的腿上。

    如兮侧着脸看着他,很久,没有这样认真地看他了呢?

    注意到如兮炙热的目光,他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

    终于,到了阴水村。

    “刚刚送来的那个女孩子呢?”

    刚下车,容与就拉着如兮奔到火葬场入口处,追着问守在那里的小伙子。

    “进去了,”小伙子似乎已经见惯不惯了,很平静地说道“两位节哀顺变。”

    “我们还是来迟了,”容与的语气里似乎有些自责,握着如兮的手,更紧了。

    “三小姐!”

    正当他们离开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他们。

    “若兰?”

    如兮回头,有些意外,又有些惊喜。

    若兰跑到如兮跟前,凑到如兮耳边,只看到她嘴巴轻轻动着。

    如兮刚才还满脸愁容,瞬间笑逐颜开。

    如兮转身,轻声说道,“谢谢你,”

    容与双眸紧蹙,认真地看着她。

    “她找到了”

    容与一直这样看着她,许久,微微蹙眉,轻轻点头,转身。

    如兮就这样站着,默默看着他的背影远去,她的眼眸里,竟透着浓浓的忧伤。

    什么时候,他们竟成了这样。

    似乎,有无数的话语,却不知从何说起,只能相顾无言。

    谢谢你,容与。

    她在心底默念。

    突然,容与转身,他们的双眸对视着。

    容与的心,好像被什么拨动了一般,眼睛里的柔情如温水一般。

    如兮依旧那般娴静淡然,眼睛里,似乎有着千言万语。

    他有些失落地回头,步子,竟异常的沉重,如兮这才发现,他憔悴了,身子,也显得如此疲惫。

    “三小姐,我听见你的心跳了,扑通扑通普通……”

    “好了,我们快去桃花居”

    如兮脸颊飞过一抹红霞,眼底不经意间滑过一抹忧伤。

    “我这徒弟,可是终于来了”

    雾尘摇着白扇,似笑似恼。

    “师傅,我最近真是事情太多了,”

    如兮说着说着,声音竟低了,好似有万般的委屈。

    “过来,”

    “师傅,”

    雾尘示意她过来。

    “我,”

    “去吧!”

    如兮深吸了一口气,把手放在她的脸上。

    “你看,这脸上的那块疤,有何不一样?”

    “看着是块疤,却好似一个人脸,这眉毛,眼睛,鼻子,耳朵,还有嘴巴呢?”

    “不错,这便是传说中的人面疮”

    “不曾听过”

    “乃人的怨气所种,而由心魔所化?”

    “师傅的意思是,”

    “这块疤的主人,是含冤而死,死后怨气结成疮疤;而这个姑娘,走火入魔,所以它便找上了她啊!”

    雾尘把刀子放在如兮手上。

    如兮沿着疮疤,一刀一刀地,丝毫不敢大意。

    “你是什么人?竟敢跟我作对!”

    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小女孩突然跳出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