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十九章 激战 2  文武为尊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严瑾看着敌方二人,率先朝两人激去,怎持剑横斩,一人接下严瑾的剑招,令一人挥刀斩向严瑾。

    严瑾闪身,躲过斩来的刀式,手上劲气散去,失去软剑的长剑变软,缠绕着大刀,如同一条灵活的蛇那般,朝对方持刀的那只手攻去。

    葛啰王朝的将领见状,立刻松开手中的大刀,往后退去,另一个葛啰将领见状,再次挥刀,斩向严瑾。

    严瑾快速将软剑所缠绕的大刀往空中抛去,大刀飞至空中,退在后方的敌方将领立刻跃向高空,朝大刀抓去。

    在大刀要砍至身前时,严瑾快速将软剑护在身前,铿锵!敌方将领面露难色,明明就要击中了,可此人反应如此之快,而且手中古怪的剑,变化多端。

    就在敌方大将愣神的一瞬间,就这一瞬间,严瑾的脚已飞快的踢中此人的腹部之上,使他倒飞而出。

    严瑾快速回头,另一人已抓回大刀,在空中借势,弓身劈向严瑾。

    空中的敌方将领也没想到严瑾居然能及时转身,大刀砍在长剑上,发出铁器碰撞的声音,铿锵!

    严瑾嘴角掠起,空中的敌方将领暗道不好,严瑾手中劲气消散,长剑又化作软剑,缠绕住敌方将领的大刀。

    严瑾快速旋转,如同陀螺般,随着软剑松开缠绕,敌方将领被甩飞出去,落在地上。

    被甩飞出去的敌方将领在地上不断翻滚,直至战友身旁,才停下。

    “钢***,此人过于强大,我们得万分小心。”蹲伏在地捂着肚子敌方将领,朝刚落地的钢***叮嘱道。

    钢***站起身,手握大刀,开口道,“呼斯荣,我两一起上,别让他逐个击破!”

    呼斯荣点头站起身,二人朝严瑾跃去,飞快的舞动手中的大刀,严瑾挥动长剑,不断抵挡,交击中尘土飞扬,使人看不清里面的对战的身影。

    莫德索的刀砍在一人的拳头之上,此人手带着铁拳套,硬生生挡住了莫德索砍来的大刀。

    拳头之下,一双冰冷的双眼盯着莫德索,大汉嘴角勾起,冷笑着,飞快的挥舞拳头,一套组合拳轰向莫德索。

    莫德索横刀,不断抵挡对方轰来的拳头,可拳头越来越快,莫德蒋一个不注意,敌方将领一个拳头快熟朝莫德索轰来,莫德索连忙用刀身抵在胸前,砰!拳头隔着刀身轰在莫德索的胸口,一股巨大的力量传来,莫德索口吐鲜血朝后方倒飞在地。

    与之隔开距离,莫德索也不敢怠慢,一个鲤鱼打挺,快速起身,胸口隐隐作痛,好在有刀身抵挡下,不让这一拳不得轰穿自己的身体?

    莫德索想想就害怕,持刀朝敌人攻去,铿锵!铿锵!铁器碰撞的声音不断响声。

    莫德索这次学聪明了,刀在不断挥舞,持刀打击本就比对方的距离长,控制好距离,使对方一直无法近身。

    敌方将领此刻也颇为恼怒,自己又不能贸然近身,每次刚找到机会,贴近一些,莫德索就会往后退,与此人保持着间隔。

    莫德索玩味的看着敌方将领,动作不紧不慢,这在敌方将领看来就是**裸的嘲讽。

    敌方将领气得满脸通红,他已经忍无可忍了,怒吼一声,高高跃向空中,挥拳朝莫德索的面部轰拳而去。

    莫德索挥刀抵挡,敌方将领脸上露出冷笑,化拳为掌,抓住大刀,令莫德索心中大惊。

    敌方将领的另一个拳头飞快的轰向莫德索,此刻敌方将领满面狰狞,似乎已经可以预想到此人**炸裂的情景。

    砰!然而**爆裂的情景并未发生,而空中的敌方将领,双眼瞪大,面露痛苦之色,莫德索的脚尖踢在敌方将令的喉咙上,

    使敌方将领硬生生停住了身形,拳头在莫德索的眼前,离面部不许半寸,虽然拳头未打到面部,莫德索脸上火辣辣的疼,拳风还是刮到了。

    而半空中的敌方将领,在莫德索收回脚时,摔落在地,一动不动,脖子上所凹入的洞口处,在地上流出血迹,显然已经失去了生机。

    莫德蒋与巴图越战越勇,双方甚至将手中的武器都丢掉,拳拳到肉,满身伤痕,满面血渍,不知此时已过了几个回合。

    双方再次分开,两人鼻青脸肿的,都怒视着对方,都不服气。

    实际上两人已精疲力尽,就看谁先倒下。

    莫德蒋摇晃着身躯,朝巴图怒吼道,“来啊!”

    巴图并未上前,摇摇欲坠的身躯使他挪不动脚步,只能怒声回喊道,“你来啊!”

    莫德蒋听他如此,不由迈开脚步,摇摇晃晃的朝巴图走去。

    走至巴图身前,两人同时挥拳,双方的拳头同时落在对方的脸颊上,一左一右两人分别朝两方摔落在地,一动不动。

    终于莫德蒋,支撑着身躯,勉强站起来,有气无力的缓缓向巴图走去。

    巴图还是体力不支,在地上动弹不得,莫德蒋抓起地上的砍刀,在巴图的注视之下,手起刀落,巴图瞪着大眼,眼中已全无生气。

    就在莫德蒋要倒下时,弟弟莫德索赶至身旁,扶着莫德蒋,才使莫德蒋没有倒地。

    唐山面对特木伦这样不要命的打法,不禁有些后怕,拿着刀招架着挥来的棍棒,一边招架,一边往身后退去。

    不退不行啊!本唐山也向是个暴脾气,硬生生与之对抗,可每次都是砍他一刀就得硬接他一棒。

    最可怕的是,此人砍他时并未任何反应,似乎还热衷于此打发,哪怕冒着被唐山砍两三刀,也誓必要敲唐山一棒。

    唐山实在是被敲怕了,只能后退,心中不断安慰自己,这只是策略,而且自己不是害怕,只是没必要跟神经病一般见识,自己可是活生生的正常人,会感觉到疼痛的正常人,唐山在心中如此安慰自己,也就不觉得此时的后退是懦夫之举了。

    终于,对方的速度慢了下来,唐山冷笑着,暗道,气劲更不上了吧,唐山凝聚心神,找寻破绽,一边迎击一边为特木伦填上新的伤口。

    特木伦总算撑不住了,又一道刀痕在身上浮现,血液从伤口中流出,特木伦赶紧退后,与唐山拉开距离,看着自己满身的鲜血,不由的又往后退了几步。

    唐山笑着看着特木伦,调戏道,“害怕了?本以为老子够莽了,没想到遇到了你,我承认你是莽王。”

    特木伦听了唐山调侃的话语,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惊恐的看着唐山,再次退后。

    唐山持刀快步朝特木伦激去,高高跃向上空,特木伦连忙举起铁棍,想要阻挡,可身上气劲消散大半,手握着铁棍微微颤抖,铿锵!

    眨眼之间,唐山已在特木伦的身后,帅气的将刀插入刀鞘之中。

    身后的特木伦握着铁棍,咔嚓一声,裂开,特木伦双手各抓着,半管铁棍,倒落在地。

    本身有劲气加持的武器就比较锋利,唐山全力一击对上本已竭力的特木伦,结果可想而知。

    严瑾已一对二,本就是同阶,刚开始由于钢***与呼斯荣过于自信,本以为自己两人,无所畏惧,所以吃了亏,正所谓吃一垫长一智,两人一涌而上,取长补短,互相配合着,渐渐严瑾处于被动中。

    只有不断挥剑挡住砍来的刀式,无暇出击,而且对方二人的默契越来越好,在不断的增进中。

    严瑾灵机一动,一边挥剑抵挡刀式,趁机用脚不断后退,钢***于呼斯荣见此状不禁大喜,难道这个怪物已经受不了了?

    脚底不断扬起地面的尘土,霎时间尘土飞扬,双方打斗的身影也被尘雾所掩盖住。

    严瑾用剑一个横扫,钢***与呼斯荣连忙抵挡,严瑾借此机会,遁入尘雾之中。

    钢***与呼斯荣背对着背,小心警惕的看着四周,生怕严瑾突然冒出,嗖的一声,一把大刀飞向呼斯荣,呼斯荣大惊,挥刀抵挡。另一边的钢***也收到袭击,不过钢***所面对的是严瑾攻击,几乎在呼斯荣打落大刀的一瞬间,严瑾斩了钢***一剑后再次遁入尘雾中。

    中了一刀的钢***心中大怒,朝着四周怒吼道,“賊子,有胆量出来一战,别当缩头乌龟。”

    在尘雾中不断跑动的严瑾,嘴角微微上扬,尘雾久久未能散去,皆是因为严瑾不断的出力,使之维持不散。

    严瑾已偷袭了好几个回合,次次对准钢***,令之越加恼怒,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而身后的呼斯荣却丝毫未伤,钢***不禁有些难以接受,为何受伤的总是自己,在心中这扭曲的思想所驱使下。

    在严瑾再次袭来之际,钢***连忙闪身。躲过严瑾的突刺,剑直插入呼斯荣的身躯之内,穿过胸口裸露在呼斯荣的视线范围内。

    呼斯荣双目中透露着不可思议,低头看着穿过自己胸口而裸露在外的剑尖。

    钢***面露狰狞,挥刀砍向严瑾,铿锵!严瑾另一只手早已准备好,在钢***砍来之际,在死角出抽出长刀,挡住钢***的砍击,抽回长剑一抹。

    钢***喉咙出现一道血痕,鲜血从里面流出,倒落在地,失去了生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