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十五章 敌袭 1  文武为尊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丛林之中,一双双犹如萤火般的眼睛在黑暗中裸露而出,很是渗人。

    黑影不断涌向灯火通明的营地周围,静静的潜伏着。

    落日山营地大门外,两个守卫不断搓着胳膊,口中哈出热气,因入夜温度也有所降低,呼啸的风声时不时传来,令二人止不住颤抖身躯,不知是因为冷,还是因为害怕。

    “诶,你说今天怎么听不见狼嚎啊?”一个瘦弱士兵朝令另一个稍微有些壮硕的士兵询问道。

    壮硕士兵抬头看了看黑黑的天空,才跟身旁瘦弱的士兵解释道,“你傻啊,都没有月亮,它们怎么嚎?”

    瘦弱士兵嘿嘿一笑,挠了挠头,回声道,“这不是最近天天听,现在忽然没了,倒是有些不习惯。”

    “你还想听,我才不想了,等等换岗终于可以睡个好觉咯。”壮硕士兵白了身旁瘦弱的士兵一眼,伸张僵硬的身躯,欢喜道。

    一旁的草丛突然传来响声,又归于平静。

    守卫大门的士兵也听见了,瘦弱士兵周身颤抖着,转头看向壮硕士兵,颤声道,“那边刚刚动了一下,怎么办啊?”

    壮硕士兵咽了口唾沫,指着一旁的草丛吩咐道,“你去瞧瞧!”

    “我?我不去!”瘦弱士兵指了指自己,连忙摇头拒绝道。

    壮硕士兵一脚踢向瘦弱士兵,摸着别在腰间的大刀,目露凶光威胁道,“去不去?”

    瘦弱士兵摸了摸摔得生疼的屁股,站起声,看着壮硕士兵那凶狠的眼神,只好颤抖着身躯,拿出大刀,小步的朝草丛走去。

    瘦弱士兵走草丛前,闭着双眼,奋力的挥着大刀,在草丛中乱劈,劈了有一会,无任何声音传出,瘦弱士兵才睁开双眼,叹了口气,草丛已被砍得光秃秃的,将里面裸露出来,什么也没有。

    瘦弱士兵转头,正欲跟壮硕士兵回报,恐怖的一幕映入眼帘。

    一头凶狠的恶狼,正咬着壮硕士兵的脖子,在大门前,血滋滋的从脖子处中涌出。

    恶狼看向瘦弱士兵,面露凶光,吓的瘦弱士兵倒坐在地。

    瘦弱士兵刚想高声呼救,一道黑影直奔向瘦弱士兵,又一头恶狼,同样咬在脖子,瘦弱士兵抬起的手缓缓落下,眼中的生机慢慢消散。

    啪!啪!两名士兵的尸体被恶狼丢在地上,两只恶狼口中的鲜血不断滴落在地,草丛涌出一群狼,悄无声息的潜入营地中。

    炎城方向数十万大军汹涌而至,青城上方,身着金甲的男子,站在高墙之上,淡定的看着下方越来越近的敌军。

    “预备!”姬元帅身旁身着钢铁盔甲的男子伸手示意道。

    尘土滚动,葛啰王朝将士们奔涌而至,骑兵步兵在沙场上飞驰着。

    “放!”随着姬元帅身旁男子放下手,弓箭兵万箭齐发,如雨点般的密箭飞空而起,落向前方的葛啰士兵。

    破风声稍纵即逝,箭雨落入战场之中,不少葛啰士兵被巨大的箭力,射中倒落在地。

    第一波箭雨刚落下,第二波又已飞在空中,葛啰士兵看着天空只上的巨箭,如不怕死般前仆后继快速冲锋。

    虽说今夜没有月光,天空一片黑暗,可利箭前方的寒铁,很是显眼。

    “盾兵!”冲锋着的葛啰军队中,高声从中响起。

    一面面盾牌好似凭空出现般,立刻将全军笼罩住,如同一只钢铁巨兽般,利箭击在盾牌之上,擦出火花,失去了它的威力。

    姬元帅身旁的男子正欲再指挥弓箭手放箭,就被一旁的姬元帅制止道,“好了,盾牌已出,不必再做无谓的浪费,弓车预备。”

    一座座巨大的弓车推上前,于高墙之上,对准下方的葛啰王朝的盾兵,粗长的巨箭放置于弓车之上。

    “放!”随着一声令下,巨大的弓箭夹杂着破风声,射向奔涌而来葛啰军队。

    巨大的利箭在空中十分显眼,钢铁箭头射在葛啰军队的盾牌中,砰!直接穿透盾牌,还不停息,如猛兽般接连穿过葛啰士兵的身躯,直至葛啰大军中心,失去了动力才不在动弹。

    至青城还有三里之时,葛啰军队正前方的军队停止了冲锋,巨大的盾牌,在诸多士兵的合力之下,竖立而起,挡在前方。

    巨箭又飞至葛啰军队,与巨大盾牌交锋,啪!巨箭落地,而巨大盾牌依旧安然。

    “元帅,他们停在三里之外!”钢铁男子禀报道。

    姬元帅一愣,随即明白,喊道,全军准备冲锋进攻。

    “元帅,城已被敌军围住!”人马刚备好,正欲朝前冲锋,报兵就跑来,蹲伏在地,禀告道。

    姬元帅面露难色,喃喃道,“还是晚了吗?”

    姬元帅此时已明白敌军的意图,就是围住青城,突袭直后方的落日之城,在那守住挡住后方的援兵,来个困兽之斗。若刚刚不下令放箭,直接冲锋突围,至炎城,以此来反困之,那是极好,可现在一切都晚了。

    葛啰大军之后,大将军特木尔萨朝身旁的军师布答施里吉询问道,“军师为何如此肯定对方不会突围而出呢?”

    军师布答施里吉笑着摇了摇头,用肯定的语气回道,“他不敢!”

    见大将军特木尔萨面露疑惑之色,军师布答施里吉便不再买关子了,解释道,“大将军,若连退两次,被敌军攻下两城,你会如何?”

    特木尔萨大将军见军师如此解释,也便明了了。

    犯了如此大错,恐怕元帅之位不报了,所以姬元帅才未贸然出击。

    “我看不如直接攻入城中,将他们歼灭。”特木尔萨大将军出声道。

    布答施里吉军师连忙摆手制止道,“将军不必如此焦急,待敌军士气低落之时,已最小的伤亡攻下城池,岂不美哉?”

    特木尔萨大将军见军师如此说道,答应之,不再提攻城之事。

    青城内,满脸阴沉的姬将军,正沉思着,此刻若弃城而去,定能带领将士突出包围,保全大部分将士的性命,可若是如此,姬家世代的名誉不就在此刻消亡了?不可,我不能做这个罪人。

    最终家族的荣誉感战胜了姬元帅的理智,决定死守城池。

    “多加留意敌军,有何事随时禀报。”姬将军吩咐罢,便朝军帐内走去,他此刻迫不及待想要安静思考。

    众将蹲伏在地,领命应是道。

    落日山的营地之中,军帐内,大部分守山的士兵正于梦想之中,恶狼已至床边,许多士兵在睡梦中便悄然离世。

    其中一只恶狼正慢慢靠近一名睡得香甜的士兵旁,看着紧闭双眼的士兵,大口张开,正欲咬下。

    恶狼口中的唾液滴落在士兵的脸上,突然滴落的唾液,使士兵惊醒,猛的坐起身躯。

    砰,额头好似撞到石头似的,令士兵疼得直捂额头,边捂边朝四周看去,这一看不禁吓了一跳,周围全是血,倒下的战友身旁都是恶狼,似乎感受到他的目光,恶狼们齐转身望向士兵,士兵害怕的往后缩着身子。

    身后传来温暖,令士兵周身一颤,缓缓抬起头,只见身后有只恶狼,而士兵自己的背正靠在它温暖的胸口上。

    恶狼口中的唾液滴落而下,滴落在正仰头望着它的士兵脸上。

    恶狼张开巨口,咬向士兵,士兵吓得高声尖叫,尖叫声在如此寂静的地方尤为大声,不断向四周扩散。

    士兵还在尖叫,可恶狼一口咬断他的头颅,将士兵头颅吞入腹中。

    突然响起的尖叫声,打破了落日山营地中的宁静。

    烛光的映照之下,帐篷中的原本熟睡着的士兵纷纷起身,有的则周围安然,有的起身恶狼身影就在一旁,惨叫声接连不断。

    营地中央正呼呼大睡的唐山,也被惨叫声惊醒,爬起身子,刚坐落床沿,接着哎呦一声,猛得弹起,小心的摸着屁股。

    唐山骂骂咧咧的,朝帐外喊道,“妈的,你们这群臭崽子,半夜三更不睡觉,鬼嚎什么?”

    一士兵衣冠不整,跑进唐山的军帐内,边穿衣服,边解释道,“都尉大人,大事不好了,狼袭!”

    话音刚落,军帐门一头巨大的狼影跃入,扑向正背对着门的穿衣服的士兵。

    一把大刀,飞快的射向士兵,士兵见都尉大人突然向他丢来大刀,不禁吓得倒坐在地上。

    嗷…呜!巨狼被大刀击中,一声哀嚎,飞出帐外。

    唐山披上盔甲,向士兵走来,看了看坐在地上的士兵,士兵所坐的地面上流出水渍,不由捂着鼻子,怒斥道,“还不赶紧收拾。”

    “是…”士兵颤颤巍巍的应答道。

    唐山也没功夫再去搭理士兵,走出军帐外,一脚踩在倒地恶狼的身躯之上,将大刀拔出,朝四周望去。

    好家伙,营地之中尽是狼,见唐山走出,如同心有灵犀般,一同朝唐山望去。

    面对如此多的恶狼,唐山心里也有些发怵,不过还是壮着胆子,吞了口唾沫,怒目而视朝狼群吼道,“你们这群畜生,竟敢打扰你唐爷爷睡觉,还敢杀你唐爷爷所带领的将士,前来受死。”

    狼群缓缓朝唐山靠近,压低身躯,龇牙咧嘴朝唐山低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