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026 吕瑶血,祭,千寻  浔昑记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听到房里的动静,白凌尘默默的笑了,‘那么多年没敢找,结果自己送上门来,真是天注定啊。’

    让红玉缓了一下情绪,才敲了门进去“宫主,需要跟公子说吗?”

    “暂时别说了,那么久没有找过他,不知道他心里对我有没有怨恨。”红玉叹了口气,“有怨恨也是应该的,丢了他20年,20年啊!”

    说着红玉的泪水又决堤了,白凌尘上前轻轻搂住红玉,“宫主,他失去了您二十年,你也失去他二十年了啊,而且你也是逼不得已的,若是您当初带走他,也许他已经没了。”

    “可是,也有可能他能跟我熬过那段日子啊。”

    “唉。”白凌尘没有再说什么,她知道红玉自己知道带出来和留在哪里的差别。

    这边,潇昑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花寂梦早早的便熬好药,在门口候着了,待侍女伺候着潇昑洗漱完,端着药进了房间,陪潇昑一齐用完了早膳,药也没那么烫了,潇昑自己就把药解决了,递上准备好的蜜饯,潇昑皱巴巴的脸才舒缓了一点。

    “既然你也恢复了,那就该考虑接下来的事情了。”花寂梦唤

    “是啊,有仇报仇,有怨抱怨了。”潇昑冷笑着,眼里泛着清冷的光。

    “白姑娘审出了点东西,我不知道对你有没有用,或许应该改夜白看看。”

    “带我去看看,上官夫人现在如何了。”潇昑回避着关于云潇的事情,没有接花寂梦的话,转移了话题。

    “我去找白姑娘,你稍等。”花寂梦起身去找白凌尘,

    潇昑换来离歌,详细问了那天的情况,离歌一一说来。

    “是我对不起你们,害你们一个深中剧毒,一个直接就...”说着眼眶就泛出了泪水。

    “小姐,千寻在天之灵也不希望你如此难过的。”离歌声音沉沉,安慰着潇昑。

    “云潇那边...”

    “没有消息,似已经停下搜寻了,当您已经不在了,墨公子那边也是。”

    “呵呵,真是好呢。”

    “您,还要回去吗?”离歌轻轻的问道

    “回去?不是当我死了吗,回去做什么?”

    “小姐...”

    “怎么,嫌弃我孤家寡人了?那你大可直接离去。”潇昑低着头,离歌看不清她的神色。

    此话一出,离歌单腿跪下“当初小姐把我保下来,我就是小姐的人了,如何会离开小姐!请小姐不要赶我走才是。”

    “你...”潇昑抬头,有点震惊的看着离歌。

    “我还得给小姐买烤鸡呢,没了我小姐的烤鸡不就没了嘛!”离歌笑着说到。

    潇昑缓了口气“你家小姐是就知道吃的人吗,现在,去给我看看,着绛花宫附近有没有好吃的。”

    “是,小姐。”离歌起身便想离开,又被潇昑唤住。

    “等下,先把吕瑶处理了。”眼见着花寂梦就回来了,笑声冷冷,神色淡淡。

    看着这副脸色的离歌,忽然心里起了霜,打了个寒颤。‘古人诚不欺我也,唯女子小二难养也。’

    花寂梦踏进房间的瞬间也感觉阴风阵阵,白凌尘注意到了潇昑的神色和两个男人的反应,噗嗤一声笑出来。

    花寂梦疑惑“白姑娘在笑什么?”

    “没事,潇姑娘,我们过去吧。”

    “好。”

    绛花宫地牢,这里才是真正的阴风阵阵,花寂梦给身体还未完全恢复的潇昑披上的披风,想牵着潇昑走过这段血迹斑斑的小路,潇昑抽回了手,快步先走,花寂梦握握拳,抬步跟上,离歌看着二人,同情的拍拍花寂梦的肩膀。

    水牢里,泡着被铁链穿透琵琶骨的吕瑶,“怎么回事,不是说要做成人彘吗?”白凌尘问牢中侍卫。

    “擅长做人彘那兄弟出任务去了,您要她不能死,我们兄弟几个没敢下手,只能穿了琵琶骨,”侍卫甲回答道。

    侍卫乙补充,“统领放心,着水牢里有水蛭,水蛇,水蜘蛛,可都是有毒的,她受的疼可不比人彘少。”

    白凌尘挑眉,“算你们聪明,放过你们了。”

    侍卫甲乙“谢统领放过,现在可是要提上来?”

    白凌尘看向潇昑,潇昑点点头,“提上来吧。”

    “是。”

    侍卫直接就着穿透琵琶骨的两条铁链往上拉,水牢水里的原居民们被着一点动静惊的四处扑腾,七、八只水蛭还扒着吕瑶,怕伤到贵人,侍卫把吕瑶拉上来后还清理的她身上的毒物。

    架起吕瑶,琵琶骨的铁链继续吊着。

    潇昑练的是匕首,是不是会找千寻练手,千寻也就配合着潇昑玩起了匕首,潇昑送在千寻生辰时还选了一把精致的匕首送与她。

    把玩着千寻的匕首,缓步走到吕瑶面前,“我跟你无冤无仇,从第一次去冥清开始你就针对我,为何?”

    “...”吕瑶抬眸看了一眼潇昑,没有说话。

    “千寻如此无辜,你对她下如此狠手,为何?”

    “...”

    “若不是离歌福大命大被发现的早,你的毒也送他上了西天,为何?”

    “...”

    “我不指望你会给我答案,我也没想要过答案,我唯一要做的,就是要你死。”用嘴冷清的话语说着最冷酷的话。

    在吕瑶割开千寻脖颈的位置,潇昑也送了吕瑶一道口子,千寻匕首在之前跟吕瑶的打斗中已经破了口子,残缺不堪。

    钝刀子割肉是最疼的,吕瑶终于出声了“有本事直接杀了我!”

    “杀了你?我舍不得,我家千寻死得那么惨,全身冰冷,没有一丝血色,我要让你也尝尝这种被放血的滋味。”

    潇昑向后伸手,花寂梦递给她一个瓷瓶,小小的,精致的,很可爱,可怜里头装的居然是入喉即死的剧毒。

    “这个药性我减半了,给你试试,那么喜欢毒,那我就给你一次吃个够。”

    吕瑶拼命挣扎着,琵琶骨血流如注,顾不得疼痛的嘶吼着“你杀了我~!杀了我~!!!”

    “我偏不。”

    抚上自己手腕上的疤痕,潇昑拎起吕瑶的手,也送了她一刀。深可见骨。

    接过侍卫递过来的帕子,把千寻的匕首收拾干净,“劳烦两位别给他医治了,不管是失血而亡还是中毒而亡,还麻烦小哥通报一声。”

    “会的,小姐放心。

    “我们走吧,”潇昑转头对三人说到。

    “就这样放过他了?”花寂梦问道。

    “我不想我的手染了她肮脏的血。”,潇昑说到。“离歌,把她的血接上3碗,我们祭千寻!”

    ------题外话------

    这个贱人终于死了,小千寻也活不过来了,呜呜呜  o(╥﹏╥)o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