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025千 千寻死,解蛊之法  浔昑记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马加鞭,离歌带着花葐在午时三刻赶到了绛花峰,和花寂梦的遭遇一样,离歌二人也被困在了八层迷踪阵里,没有花寂梦破阵的本事,直到绛花峰的人核查清楚身份后,把他们解救出来已经是日落西山了,

    虽然离歌是暗卫出身,但中毒后才刚刚恢复,加上花葐作为小厮体力已经算是不错,一天的奔波加上被困阵中,也让二人体力不支,见过了自家主子,两人才得以停下歇息。

    离歌来到之前,潇昑才刚刚苏醒,身体虚弱,面色苍白,了解了被救的经过,心里有点惊讶于花寂梦为自己的付出,面色未改“潇昑谢过宫主救命之恩。”

    “先别谢,你这命我还没救回来呢。可能我还要谢谢你才是。”红玉面带微笑,

    潇昑不解“谢我?从到绛花峰之后我都是昏迷状态,宫主要谢我是何意?”

    “这个我还未确认,待我查证之后,会告诉你们的。”

    ‘你们?看来是很花寂梦有关了。’潇昑默默想到“请问宫主,花寂梦呢?”

    “噢,他去熬药了,昨天的药浴下了猛药,你的身体有点受不了,喝点药补补。”

    话毕花寂梦便端着药回来了,“药来了,趁热喝,我备了蜜饯,你乖乖喝完药,我就给你吃”

    一时间被花寂梦哄小孩式的话弄得有点尴尬,狠狠的登了他一眼,想抢过药,奈何浑身无力加上手腕的伤,没能得逞,只得就着花寂梦的手喝下了药,

    “慢点,别烫着了,你的药,没人跟你抢。”

    潇昑的眼睛瞪得更大了,眼神更凶了。

    花寂梦被潇昑猫咪似奶凶奶凶的眼神逗笑了,喂完了药塞了一颗蜜饯到潇昑嘴里,把潇昑放倒,该好了被子,“躺一会,我叫人拿点粥给你吃。”揉揉猫头便要离开。

    “那个,千寻呢。”

    “...”

    “千寻呢?她跟我一起被绑过来的,我昏迷之前她还在的!”潇昑急了,挣扎着想起来,被花寂梦按住。

    “我们去得太晚,她失血过多,没了。”

    “没,没了?”潇昑突然觉得嘴唇发干,舔舔唇“没了是什么意思?”

    “她伤得太重了,加上长途奔波,我们救回你的时候她已经...”

    “不会的,你骗我的。”

    “天气热,尸身不能保存太久,最多明天,你...”

    潇昑沉默了,知道花寂梦不会骗她,但是总是有点无法接受,“能不能,带我去看看她。”

    “先吃点东西吧,你刚醒,缓一缓。”花寂梦看着神色戚戚的潇昑有点于心不忍。

    “现在吧,我没有胃口吃东西。”

    “好。”

    派人去叫了花葐和离歌,四人一起去看了千寻。

    千寻已经被绛花宫的人收拾了一番,换了干净的衣服,擦掉了一身的血迹,若不是没有呼吸,还以为她只是睡着了。

    潇昑扒开了千寻的衣襟,看到了胸前的伤口。

    “吕瑶没有下死手,大概是想让你不舒服,也是因为这样,千寻是失血过多而死的”

    “是我对不起千寻,离歌,厚葬了吧。”潇昑吩咐着。

    “是,小姐。”

    转身想走,奈何站都站不稳,双腿软下,好在花寂梦一把扶住,打横抱起,“我送你回房,多少吃点东西,嗯?”

    “好。”潇昑没有过多的挣扎,缓缓应了。

    就着从云潇城带过来的糕点,潇昑多少吃了点东西,被花寂梦哄着睡着了。

    房间门口,离歌等着花寂梦“花公子,我们小姐...”

    “暂时没事,具体情况还要等公子过来查看。”终于哄了潇昑吃了东西睡了叫,花寂梦送了口气。“我先过去宫主那,你照看你家小姐。”

    “多谢花公子。”离歌抱拳行礼。

    绛花宫小花园,红玉已经在里面等着了,“睡了?”

    “嗯,睡了,好不容易哄睡着了。”

    “为了个小丫鬟如此,是个重情义的。”

    “宫主,这毒蛊...”

    “每月15,还是会毒发,只不过不是炎寒之毒了,是红颜。”

    “红颜?说这是毒,还不说是女子的养颜圣药。”

    “既然能成为毒,便是有它的道理。”红玉泡着潇昑的洛神花茶,倒了一杯给花寂梦,“尝尝,我加了点东西。”

    “这茶...”

    “嗯,抢了点那个小侍卫的东西,”红玉手上不停,替自己斟了一杯,继续说道“红颜,其实是红颜华发,中了此毒,短时间内倒是能当做养颜圣品,服用之后肌肤细腻如雪,所以极易成瘾,服食越多,中毒越深。中毒五年未解的,便会一夜华发,开始嗜睡。嗜睡症发作后,饶是在华佗在世,也救不回。这个毒多用在后宫之中,讨得了好,也杀人于无形。”

    “这我到没有听说过,只知是养颜圣药。”花寂梦瞬间怀疑自己这个邪医的称号是如何得来的,在红玉婆婆面前,自己如同刚刚入门的小药童一般,什么都不懂。

    “你不懂是正常,用这毒的女人家乌脏之事,又怎会告诉江湖中光鲜的公子。”

    “我把炎寒之毒都锁在了蛊虫身上,只要蛊虫不完全苏醒醒,炎寒之毒就不会发作,而红颜华发中有一味药能让蛊虫沉睡,但是每月15是蛊虫的进食时间,它定会醒来觅食,它的食物便是潇昑的心尖肉,服下红颜华发替代心尖肉成为是它的食物,不让它去吞食心脏。提前吃下是没有用的,只能等蛊虫醒来未清醒之时服下,让蛊虫以此为食,继续沉睡。所以潇昑必须每月15服食红颜华发。毒发的症状,大概就是蛊虫醒来,到沉睡的那半个时辰的蚀心之痛了。红颜华发的时间只有5年,但是蛊虫会吃掉红颜华发的部分毒性,所以我估摸着,潇昑能有6到7年的时间去解蛊,解蛊之后再解红颜华发,她就能活。”

    红玉解释着关于潇昑之毒的解法,花寂梦听得一愣一愣的,沉思片刻后发问,“如此,暂时姓名无忧,是要如何解掉这蛊?”

    “三种方法,一是找到下蛊之人,让他解。听说潇昑是胎毒,大概,你们也很难找到,二是查到母蛊在谁身上了,诱出母蛊杀死,再放一碗母蛊宿者的心头血,混合母蛊喝下之后便能解蛊。”说了两种方法红玉便不再出声了,

    花寂梦焦急道“第三种呢?”

    “第三种,只是传说,没有人实践过,我也不能保证最后的结果。”

    “洗耳恭听。”

    “养一只蛊王,长成之后蛊王吞食原本体内的蛊虫,吞食之后,母蛊的宿主会直接暴毙。”

    “如此看来,第三种方法似最简单的,为何没有人成功过呢?”

    “你在玄医的时候都没看过关于蛊的东西吗?”红玉翻了个白眼,嫌弃的问道。

    “呃...没有。”花寂梦一噎。

    “作为医者,医,毒,蛊,都要懂,我是看明白了,江湖给你一个邪医的称号也真真是看得起你,都是些什么跟什么。”红玉突然发了脾气,直接甩袖离开。

    留下一脸懵的花寂梦。

    一旁伺候的露水笑嘻嘻的甩了一块令牌给花寂梦,“公子,这是我绛花藏书阁,您有空可以去看看,您想要的答案,都在里面了。”

    花寂梦回神,接过令牌,感谢的看了一眼露水“多谢姑娘。”

    花寂梦呆坐片刻,就回了潇昑的房间,看着还在睡的可人儿,决定现在就去藏书阁看看这个让红玉决定花寂梦是白痴的蛊王,到底是什么神奇的虫子。

    红玉回到书房,白凌尘已经在门口候着了。

    “查到了?”

    “回宫主,查到了。”

    “结果如何?”

    “您自己看吧,我说出来就没意思了。”白凌尘呈上一封信,脸上的表情出卖了她的心情,

    红玉看着她,大概也知道了结果“死丫头,还跟我打哑谜,平时宠着你了是吧。”

    “有些事情,自己去确认结果,才更美好,不是吗宫主。”白凌尘行了礼便退下了。

    打开信封,信件很厚,红玉看得很认真,眼眶慢慢的就红了,最后几乎泣不成声,那一叠信件大多都被泪水打湿,自己模糊了。

    “我的儿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