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02蛊3 潇昑的蛊毒二  浔昑记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花寂梦看着红玉婆婆的操作,扎针甚至不需要找穴位,一针到位,手法娴熟而眼熟,一时间想不到在哪里见过这种手法。

    “这是金针九刺,青家的独门绝学。”看出了花寂梦的疑问,红玉婆婆解释到了,“这只传青家之人,青日老儿经常用此法救人,你见过,不懂,也不意外。”

    “那您是...”

    “大人的事,小孩子就不要问了,总有一天你会懂的。”红玉婆婆没有说太多,“来,百会,印堂,素口...金针九刺,分九次,每次九针,停留一炷香的时间,再下九针。九九八十一个穴位都要上针,去针下6分,不要多也不要少,既然是邪医,这点东西难不倒你吧。”

    “是。”

    指点着花寂梦下针,差不多了,红玉婆婆走到门口,摇铃,不一会露水吧石门打开,“准备好了?”

    “差一点,要现在拿进来吗?”

    “嗯,火也移进来吧,撤了针之后要煮呢。呵呵呵呵...”

    “宫主太久没煮人了,那么开心吗。”

    “小丫头片子懂什么,去做事。”红玉婆婆笑骂的赶走露水去干活了。

    “宫主,针扎完了。”花寂梦擦了擦汗水,扎针不难,下针6分也不难,八十一个穴位,整整三个时辰,花寂梦才下完所有的针,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了。

    “嗯,一炷香之后撤针,把她抱进去吧,”看着下针的状态,红玉点点头,“对了,你也一起下去吧,唤醒了蛊虫,她可能会发狂,制住她,我在处理剩下的事情。”

    “那个,能不能让白姑娘...”

    “凌尘止制不住她,蛊虫发狂的力度不容小觑。”

    “呃...”花寂梦有点犹豫,“可是...”

    “可是什么,你不是喜欢她吗,等她醒来,负责就好了。”红玉斜眼看着花寂梦,

    “让她做选择吧。我...”花寂梦沉默了,良久才道,“时间到了,我撤针。”

    花寂梦回避,让露水帮潇昑把素锦围好,自己褪了外袍,露出的精壮的身体,

    “噢呵呵呵,看起来挺瘦弱的,还挺有料嘛”红玉婆婆拍着花寂梦的肌肉调笑道

    “宫,宫主...”

    “躲什么,老娘看过的男人比你睡过的女人都多。”

    “我没!”

    “没什么?”

    “我没睡过女人...”花寂梦小声嘟囔,

    “老大不小的了,该睡睡女人了。”红玉拍拍花寂梦的肩膀,“抱进去吧,药浴会一直煮着,你会有点难受,为了你的潇潇,忍忍吧。”

    “嗯。”偏偏花寂梦无法反驳红玉的话,只能默默应答。

    打横抱起,花寂梦才发现,潇昑很轻,大概是备受毒蛊的折磨,怎么养,都养不起肉。

    浴桶很大,花寂梦把潇昑抱下去之后还绰绰有余。

    入浴一刻钟之后,潇昑开始有反应了,从开始轻轻颤抖,到整个人无法控制的想要从药浴里逃脱,因为挣扎,围着胸前的素锦也滑脱了,这个发现让花寂梦有点难耐。

    控制着潇昑,抬头用询问的目光看着红玉,

    “没到时间,这不是最狂躁的状态,蛊虫很狡猾的,必须一击致命,否则再次想要控制它,就难了。”

    无法,花寂梦只能进进的抱住潇昑,手下细腻的触感,因为药浴而炙热的皮肤,好似要把花寂梦的掌心烫伤,药浴有一种旖旎的香味,让人成瘾,陷入梦境之中。

    恍惚中,花寂梦仿佛看到潇昑娇俏的叫着他,“寂梦哥哥...”

    “哗,”脸上被泼的一杯凉水,唤醒了花寂梦。“宫主。”

    “保持清醒,这个是用来骗蛊虫的,不是让你沉迷的!”

    潇昑挣扎得越来越厉害了,连着花寂梦都有些制不住她。

    “就是现在,把头一起按下去!”红玉扯着潇昑的左手,吩咐道。

    赶紧赶忙的,花寂梦抱着潇昑沉入水里,位了防止潇昑挣扎,换了个身位,把压在身下,唯一露出水面的手,腕部明显的看得到一个活物在皮下蠕动着。

    气竭了潇昑挣扎的探出水面,花寂梦都压不住她。

    “压下去!否者蛊虫会钻到头部!”

    再次把潇昑压下去,回游的蛊虫又再次回到了手腕上,

    “我要下手了,压住了,不能直接杀死,只能让它沉睡!等蛊虫睡着了就好了。”

    花寂梦没有回话,全部的注意力都在潇昑身上了。

    红玉割开潇昑的手腕,蛊虫冒出的圆鼓鼓的脑袋,露水立刻把红颜之毒撒在了伤口上,蛊虫吸食着融了毒的血液,渐渐安静下来,被养了13年圆滚滚的身子也肉眼可见的缩小了。吸饱了血的蛊虫沉睡下去,就在手腕上,没有在游离。

    被压制的潇昑也渐渐安静下来。

    平静下来的潇昑也被扶出水面。

    “差不多了,泡着吧,一个时辰,别让伤口沾水了,她一个人坐不住,你还是抱着吧。”红玉缓了口气,一点点交代到。

    浴桶里有一个小靠椅,花寂梦坐着,潇昑爬在花寂梦身上,花寂梦看着被药浴熏红的小脸,心里一阵阵抽疼。

    顺着棕色的长发,缓缓的拍着潇昑的背,调整了姿势,让她靠得更舒服一点。沉默的没有说话。

    红玉带着露水出了密室,给他们备水吧,出了药浴清洗一下,折腾一天了,让他们好好休息,明天再说其他的事情了。

    “是,宫主。”

    倒腾了一天,大家都累了,只剩吕瑶还在叫嚣着,被关在一起的娅楠已经被吕瑶打得半死,不过没人在乎。

    白凌尘处理了吕瑶的手下,才抽出了闲空去探望了一下吕瑶。

    “拖出来!”

    被喂了化功散的吕瑶无法抵抗,被踹了一脚,像死狗一样被拖入刑房,

    “怎么做,还要我教你们?”白凌尘冷漠道。

    谷一把吕瑶架起来,双手大拇指和脖子都套住绳子,脚尖堪堪点地。

    “你的毒是谁给你的?”白凌尘把弄着带着倒刺的马鞭,漫不经心的问。

    “什么谁给的,我自己制的!”

    “呵,一个药理都不懂的人,制毒?你当我三岁小孩吗?”一鞭子挥下去,抽破的吕瑶的脸,本就不精致的脸直接破相了。

    “真不好意思,说好的打人不打脸,失误了。”白凌尘笑了,“话说,上官谦是怎么看上你的?技术好?”

    吕瑶怒瞪着白凌尘“贱人!贱人!”

    “啪。”

    “哎呀,不好意思,手滑,手滑,不过左右对称了,顺眼了一点。”

    白凌尘扔下了马鞭,走到火盆旁,“知道这个是什么吗?冥清的总舵主,对这个应该不陌生。说吧,毒,谁给你的。”

    “我不会说的!”

    “打,打到她说为止。”

    “是。”谷一捡起马鞭,一下一下的抽着吕瑶,

    白凌尘冷眼看着“早点说,不用受苦,你以为你身后的那个人还会来救你吗?她巴不得你早点死。”

    拿着被烧的通红的烙印走到吕瑶身边,“其实也没指望你说,吴庆祥把该吐的也都吐得差不多了,虽然没问出到底是谁,查查也能知道了,你呢,爱说不说。”

    语毕便在吕瑶左胸上烫下烙印。

    “啊~~~~~~~~”吕瑶尖叫着,疼的要昏过去,谷一泼上一盆盐水,身上的鞭伤加上烙印在盐水的刺激下,根本晕不了。

    三两下的烙印之行,吕瑶撑不住了,招供到“我也不知道她是谁,每次见她都是隔着一个帘子,是女子没错了,每次都是穿粉色的衣服,刚刚接触的时候口音还带着点南方的味道,现在已经没有了。”

    “毒,阵,都是她教的?她凭什么教你这些?上官谦懂不懂?”

    “...”吕瑶沉默

    “不说?打!”

    谷一换了一条极细而又有弹性的的抽绳,一鞭下去,深可见骨。

    此时的吕瑶已经到了临界“我猜他应该知道,甚至上官老儿们都知道。大概是做了什么交易,我是真的不懂了。我身上有那个女人下的蛊,每月一次解药,不过我已经3年没有见过那个女人了,现在与我接触的都是她的手下。我知道的就那么多了,潇昑的毒我是无意触发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嗯,”白凌尘净了手,“做声人彘,送给花寂梦当礼物吧,希望他会喜欢。呵呵呵呵。”

    “...”谷一‘大统领真是越来越暴力,以前娇俏的女孩子哪去了。’

    ------题外话------

    第一个炮灰要领盒饭了,开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