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022 潇昑潇的毒蛊  浔昑记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意思,把两种毒合成了一种,再利用蛊来控制,”红玉婆婆把着脉,“这个毒不是我走之后被偷了吗?青日那个老家伙自己保护不好,还怪罪在我身上。”

    “宫主,吕瑶用的毒,布的阵,用的人,都有那个势力的影子,属下觉得,那边有人过来了。”白凌尘汇报着刚刚发生的事情。“吕瑶想给花公子下的毒听说是当年诱发出潇小姐炎寒是毒毒引子,想必也是那边给的。”

    “这个女人是哪里冒出来的?”

    “听说是冥清阁的总舵主,上官小儿的妾。”

    “呵呵,身份掩盖的不错,进冥清之前的呢?”红玉婆婆挑眉,有点好奇。

    “已经派人去查了,还没有结果。”

    “查到了告诉花小子一声。”

    “是,宫主。”

    “中了蛊,不知道母蛊的宿者是谁,这个毒蛊,不好解啊”

    “听说是胎毒,那么中毒的第一人不是潇小姐,而是潇小姐的母亲了,这个毒蛊针对的是潇小姐还是她母亲就不得而知了。”白凌尘翻阅着下人送来的资料,“宫主是要解了这毒?”

    “嗯,”红玉婆婆站起身来,背着手走了出去,“整理一下密室,把冰棺准备好,这毒蛊解不了,只能让蛊虫沉睡,每月15潇潇就得躺冰棺了。”

    “噗,”白凌尘笑了“宫主,您怎么也跟花公子称起潇潇来了。”

    “死丫头,不说话会死呀。”红玉婆婆恼了一下,停下脚步回头,砸了个什么东西过去,

    白凌尘手快的接住了,才发现是一块玉佩,雕着栀子花上的半轮日月,“宫主,难道!”

    “嗯,是他。”红玉婆婆的声音远远传来。

    白凌尘低头看着玉佩,喃喃道“恭喜宫主了呢。”

    回头看看云潇,对于潇昑行踪一无所知的墨浔再团团乱转,尽管被昑寒角的那段对话所伤,缓过神来的墨浔还是积极的寻找潇昑,

    夜白把他叫来“寒潭眼的事情我听说了,你觉得,真的就是潇丫头了?”

    “我不知道,可那个声音就是昑儿和花寂梦的,我看到了粉色的裙子,也是昑儿比试时穿的衣服,不得不信。”墨浔垂头,神色暗淡。

    “既然你觉得她背叛了你,那你还找什么”

    “她是昑儿啊,我宝贝着的昑儿啊,她不见了我如何能不找,就算她跟着花寂梦走了,我作为哥哥,也要对她负责啊!”

    夜白满意的点点头,旁边楼三看着夜白的神情内心吐槽到‘主子,你这看女婿的表情是啥意思...’

    夜白仿佛知道楼三心里的小九九似的,若有若无的瞟了他一眼,楼三垂头不敢在露出任何神色。

    “你下去吧,潇丫头我会派人去找,你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可是!”听到夜白的安排,墨浔有些无法接受,

    “明天起,你跟着暗卫训练,其他的,楼三会安排,潇丫头的事情我会吹处理好的。”

    “是。”墨浔知道无法反抗夜白的安排,只能接受了。

    云昭对于潇昑的失踪反应很大,派了很多人去找,最终一无所获,也只能放弃了。

    李不言皱皱眉,没有说什么,一切听从夜白的安排。

    至此,潇昑在云潇里的踪迹慢慢的被抹去,好似从来没有这个人的出现,但是留在大家心里的痕迹,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绛花宫密室,潇昑被放在石床上,脸色惨白,身上的衣服被除掉了只剩下素锦遮着点不该露的地方,

    花寂梦也进到了密室里,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第一反应是逃走,落荒而逃的那种,被门口的白凌尘拦下来了,“宫主一个人撑不住全程,你不是邪医吗,得帮着宫主。”

    “可是我!”

    白凌尘没有听完花寂梦的话,用力一推,室门一关,留下一脸黑线的花寂梦。

    “凌尘姐姐,我们家宫主体力没那么差吧,姐姐你坏坏噢。”露水笑嘻嘻的说到

    “小丫头片子你懂啥,这可是为了他们好。”白凌尘理所当然的回答道,拍拍露水的头就离开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吕瑶那个女人,该处理了。”

    露水追上白凌尘,“凌尘姐姐,我觉得吧,那个女人还是留给花公子和潇小姐处理吧,我们插手是不是不太好。”

    “问点问题而已,不上性命”,白凌尘伸了个懒腰“只不过最后还是不是个完整的人,就难说了。”

    “凌尘姐姐,宫主说了,女孩子要温柔些,别打打杀杀的,不淑女。”

    “你姐姐我淑女了那么多年,趁着宫主在密室,你就让姐姐放松一下好不?”

    露水翻翻白眼,“姐姐,宫主知道你每个月都会下山收保护费的。”

    “...”

    “...”

    白凌尘动了一下有点僵硬的身体,“那啥,我先忙了,露水你就好好伺候宫主吧。”

    “欸~”白凌尘一溜烟的跑了,速度快到露水没看清她的背影,“以前没发现凌尘姐姐轻功那么好。嘻嘻嘻。”

    密室里,花寂梦面对这关上的石门发了对呆,脑子一片空白,不,脑子里回放着刚刚看到不著寸缕的潇昑,肤如凝脂,年级还小,但是小包子也微微隆起了,素锦鼓起了一个秀气的包

    “小子!”红玉婆婆看他面壁太久,出声唤道。

    “呃?”花寂梦回神,咽了咽口水,僵硬的身体,强迫自己转身过去,“就来。”

    同手同脚的走到石床边,带着棕色的秀发铺在身下,衬得潇昑的皮肤更白了,看着精致的锁骨,花寂梦发现她的肩膀都没有他的巴掌宽,小小只的一个人,受尽了毒蛊的折磨,心疼的花寂梦瞬间把心里的那些旖旎打撒“宫主,需要我做点什么?”

    看到被推进来的花寂梦,红玉婆婆明白了白凌尘的打算,心里笑道‘这个死丫头’

    “你的潇潇中的毒蛊,找不到母蛊是解不开的,强行解开她就得死,我只能让蛊虫陷入沉睡,但是蛊虫需要觅食,蛊虫的食物就是她的心头肉,”红婆一边准备着银针,一边跟花寂梦解释着。

    “我曾用内力探过脉,没找到蛊虫的位置,但是又触发的潇潇毒发。”花寂梦疑惑道,

    “内力只能在经脉中游走,这蛊虫,在心尖的位置,我们要做的就是把它逼出来。”

    “逼出蛊虫?难道要在心口开一个口子吗?”花寂梦有点无法接受。

    “不一定,看看我们能把蛊中逼到什么程度,所以我需要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