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021 绛花宫  浔昑记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绛花峰山下,花寂梦跟着白凌尘来到了一个山坳间,不得不说,吕瑶真的很会找地方,若不是这次地毯式搜索,绛花峰的人可能都不会发现这个山洞,易守难攻的地理位置,山洞口布满了陷阱,若不是花寂梦精通医术阵法,也许真的无法破开吕瑶设下的陷阱。

    或许是吕瑶不是为了杀人而设下的陷阱,每一道防线都留了一丝破绽,白凌尘发现,吕瑶设下的陷阱一环扣一环,硬是要破阵,人尽管不至死,但是会耗尽体力内力,加上附着的春毒,最后破开阵,人便丝毫无法抵抗春毒的侵袭,逼人就范。

    吕瑶的目的就是这个,男人本就是控制不住下半身的生物,更何况中了春毒的男人。不论是墨浔先来还是花寂梦先来,他们都能看到他们捧在心尖尖的女人在一个破山洞里跟别人苟合,后来的人在进入山洞之前也会经过一波陷阱,而这个陷阱也下了毒,这个毒的名字叫‘杀情’,中毒者会挖出内心最负面的想法,直接杀了眼前的人。

    所以,无论是花寂梦或是墨浔,最终都会杀了潇昑。

    但是吕瑶就没想过,也许别人会破了她的阵吗?

    带着这个疑问,白凌尘带着花寂梦一步一步的靠近了山洞。

    ————我是分割线————

    从昑寒角回来的墨浔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很久很久,没有进食,任凭谁来了也不理。也没有在意潇昑有没有回来,花寂梦又身处何处,刚刚看到或者说听到的那一幕一边一边的在墨浔脑子里循环。

    夜白觉得不对劲,唤了清风去问,了解了事情之后亦沉默了,楼三看着自家主子一下一下的敲着桌子,心知有人又要倒霉了。

    “查。”

    “是。”楼三心里叹了口气,‘这武林大会还没忙完了,潇大小姐又整了什么幺蛾子啊。宝宝心里苦。’

    被花寂梦留下的花葐找到了离歌,“离歌哥哥,我们家主子说了,让你上伤了去绛花峰,潇小姐身边有奸细,你别告诉别人,墨公子也不行,偷偷去。”

    离歌刚缓过一口气,让花葐的一声哥哥差点没又咽下去了。

    “奸细?谁?”

    “还不知道,如此熟知潇小姐的生活规律的人,定是云潇内部的人,潇小姐身边只有你和小千寻,小千寻估计是和潇小姐一起被带走了,大概觉得你活不下去了才把你丢下的,还好你幸运我玄医阁还在,捡回了性命...”

    话痨花葐正式上线,离歌的额头滴下一大滴无语的汗。“说重点。”

    “呃,重点就是你尽快养伤,然后去绛花峰。”花葐被吼得卡壳了一下,终于说出了重点。

    “我明白了,多谢花葐小兄弟。”

    花葐见离歌明白了他的意思,就离开了,不去打扰离歌的休息。

    夜白派了人去了昑寒角,发现已经人去楼空了。

    所谓的‘潇昑’和‘花寂梦’已经不在,没有留下一点点他们出现过的痕迹,仿佛这个洞里从来没有人出现过。

    绛花宫密室里,红玉婆婆拿着半块玉佩沉思着,玉佩上刻着栀子花,还有一个半个太阳和半个月亮。

    红婆神情有点恍惚,似在回忆点什么,露水在一旁没有说话,泡了一壶栀子花茶就退下了。花寂梦已经带人攻进山洞里了,不得不说效忠吕瑶的人还是很多的,山洞听深,一路上都有人阻拦,白凌尘的人也多少受伤损失了一点,最终还是踏入了山洞最深处。

    吕瑶有点吃惊,她一直觉得墨浔会最先来到,而现在来人确实花寂梦。

    吕瑶抬起潇昑的下巴,“看看,你的浔哥哥没来,梦哥哥倒是来了,我们潇大小姐还真是招人疼呢。”

    “你放开她!”花寂梦怒吼道。

    “放开她?可以。”吕瑶笑嘻嘻的回答道“花公子可是江湖有名的邪医,大多数以命换命,这次想救潇昑,不知花公子敢不敢以命换命?”

    娅楠一直跟着吕瑶,听到吕瑶的话不由得怒火中烧,低声吼道“你说过会把花公子留给我的!”

    吕瑶瞟了她一眼,没出声,对吴庆祥使了个眼色,吴庆祥就把娅楠拉到了一边,赏了一巴掌,“闭嘴,贱货。”

    娅楠被打出了一颗牙齿,没敢在说话了,可怜巴巴的看着花寂梦,然而花寂梦白眼都没有给她一个。

    “你想怎样?”花寂梦问着吕瑶,眼神没有离开过昏迷不醒的潇昑,不知道经历了几轮的炎寒焦灼,衣衫已经凌乱了,此时寒霜结在了长长的睫毛上,整个人蜷缩着颤抖,脸上估计被打过,红肿不堪,丝丝血迹还残留在嘴角。

    吕瑶扔过来一颗药丸,“这是三年前我下给潇昑的毒,既然你想就她,那就尝一尝这个毒吧。”

    身后的娅楠眼神深谙,担心的看着花寂梦,希望他不要为了潇昑那个贱人而舍身。

    白凌尘接过药丸,闻了闻味道,眼神一凝,若有所思,递过药丸给花寂梦。

    花寂梦接过药丸,“你先把潇潇放了。”

    “呵,”吕瑶嗤笑一声“我把潇昑放了,你反悔了怎么办,不过倒是可以给你点甜头,那个没用的小丫头给你吧。”

    抬手一挥,犹如破布娃娃的千寻被甩到花寂梦面前,白凌尘上前扶起千寻,探了探脉,“要不行了,你抓紧时间。”

    说完扶起千寻,让后面的人接手,花寂梦打开了装着药丸的盒子,闻了闻里面的味道,“真阴毒!”

    “呵呵呵,不愧是邪医,只是一闻便知道是什么毒了。”

    白凌尘带来的让你不知为何突然向吴庆祥发难,两个人围着吴庆祥打了起来。吕瑶对这场突如其来的打斗不以为意,知道这是白凌尘的诡计。

    被忽视的娅楠突然抽出发簪,猛得想吕瑶刺去“贱人,你答应过我会把花公子给我的!现在你让他吃毒是什么意思!”

    突入起来的攻击让吕瑶吓了一跳,伸手抵挡,就在此时,户籍梦撒出一把不知名的粉状物体,借着超高的轻功,直接略到了潇昑身边,把潇昑护在身后,千钧一发之时,白凌尘带的人也奋起出击,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拿下了吕瑶等人,带回了绛花宫的地牢。

    此时的潇昑已经被炎寒之毒折磨的一天一夜,对外物的感官已经完全封闭。

    第一次潇昑在任何药物和外力的帮助下地基抵抗炎寒之毒。

    红玉婆婆把着脉,意味不明的看着潇昑,“这就是你口中的潇潇?”

    “嗯,”花寂梦答道,“云潇殿的弟子,虽然没有正式拜师?”

    “没有拜师的弟子?有意思。”

    武林门派之中,最重视的便是传承,而传承必须是弟子或是孩儿,而潇昑作为一个没有拜师的弟子,也是极为少见的了。

    “这毒?挺有意思。”红玉婆婆还是对毒比较有兴趣。“这女娃娃对我胃口,我先帮她把毒给控制了,你们忙了一天,先去歇息把。为事情了我会遣人通知你的。”

    “不用,我还是陪着潇潇吧。”花寂梦回绝到。

    “让你去你就去,费什么话!”红玉婆婆怒声到。

    “...是,梦告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