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019 潇昑被绑  浔昑记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云潇殿不论弟子,小厮,丫鬟,打杂的,管事的,有事没事的,都聚集在了前广场上,带着八卦和好奇之心的人都来了。

    墨浔和花寂梦之争,被他们看成了潇昑归属之争。

    比试如火如荼,尽管花寂梦武力不敌墨浔,但是凭着超高的轻功也还能抗的住墨浔的攻击。

    昑苑,潇昑没有看墨浔与花寂梦的比试,因为她觉得她快要毒发了,一阵阵恶寒慢慢侵蚀,也许是因为吕瑶的毒,气不过恶狠狠的骂了一句“贱人,死了还给我下毒。”

    快速的回到了房间,翻找着遏制药,打乱了房间了的好多东西都没有找到,

    “明明是放在这里的啊!”潇昑颤抖着双手,东西都拿不稳了,唤着“千寻!千寻!”

    “对呀,是放在那里的,可是我拿走了而已。呵呵呵呵。”吕瑶面带微笑的一步步走入房内,衣襟上还沾满了鲜血,被割破的喉上的伤口还面目狰狞,身后的人押着遍体鳞伤,昏迷不醒的千寻。

    押解的人两巴掌扇醒了千寻,缓缓醒来的千寻看到潇昑,努力的挣扎着,被堵住了嘴无法出声,只能含泪的呜咽着“呜呜..”

    “你不是...”潇昑努力的控制自己,抵抗着好似从心尖传来的恶寒。

    “那是你以为,闯荡江湖那么多年,没有点本事怎么爬到今天这个位置。”吕瑶走到潇昑面前,揩了脖子上的鲜血,擦在潇昑脸上,“这可是新鲜的血,午时才放了你侍女的心头血,你割破我喉咙的时候,我还感觉得到血的鲜热。”

    “卑鄙小人!”

    “啪!”潇昑被扇了一掌,

    “潇小姐,我是你的话这个时候就不会逞口舌之快了。”吕瑶放开潇昑,退到椅子一旁坐好,看着壶里早上泡的洛神花茶,品了品,“潇小姐好手艺,茶冷了味道也如此不凡,是精品,难怪花公子对这茶念念不忘。娅楠,你说是吧。”

    娅楠是前段时间犯了口舌被驱逐出殿的小丫头,对似月如花的花寂梦垂涎已久,“呵,这小贱人有什么手艺,不就是仗着仗着一副妖精脸一天到晚的勾引男人,这云潇里的男人谁没被她勾引过。”

    “你瞎说!小姐不是那种人!对别人小姐都是一视同仁的!”吐出的口里塞的东西,千寻据理力争到,身上的伤口也因为挣扎血流不止,漫延满地。

    “小姑娘,这种时候逞口舌之快,真的不是明智的选择。”吕瑶还在一口一口的喝着茶“娅楠,你说我说的对吗。”

    “上官夫人说的话哪有不对的。”娅楠上前一巴掌一巴掌的扇着千寻,舔着脸的讨好吕瑶。

    这时的潇昑已经没有力气在说话,彻底毒发之后再好的武功她都是个废人,此时的潇昑的恨一点点的溢满的内心,恨自己没用,恨自己的毒,恨自己的母亲为什么要自己了,恨墨浔不在自己身边,恨夜白对自己不一般却又不解释理由。

    “好了,带走吧,留个字条,让我们潇小姐看看,她的男人们,回不回来救她。”吕瑶喝完一壶花茶,拍拍手,留下了字条压在茶壶下,就带着潇昑走了。

    与毒挣扎对抗的潇昑毫无还手之力,只能由着吕瑶带走她。

    墨浔和花寂梦的对战已经进行到了白热化的阶段,花葐的出现打乱的花寂梦的节奏,,明日便是十五,花寂梦特地交代了今天要照顾好潇昑,无事的话再潇昑结束比试回到房间时候,花葐是不会离开潇昑的,而现在突然出现在比武场,定有事情发生。

    慌乱之中,花寂梦被墨浔一拳中胸,飞出一段距离,足尖点地调整的姿势,花寂梦落到裁定员身边,抱拳“我认输,先走了。”

    语毕便随着花葐匆匆离去,留下不知所明的一群人。

    墨浔皱眉,花寂梦作为医者,参加武林大会定是想在江湖中占有一席之地,先走匆匆离去定时发生了什么事。

    想随花寂梦一起离去的墨浔瞬间被裁定员拦下,宣布的胜者,众人恭喜道贺,尽管墨浔十分想追上花寂梦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却无法抽身。

    使了眼色,让清风跟去看看,自己只能在这里应酬着围观的众人,夜白等人也发现了异常,同时派人去查看。

    “何事?”花寂梦询问着花葐。

    “回公子,我一来到昑苑就发现不对劲了,太过于安静了,唤了千寻,没有人应答我,我便失礼冲进了潇小姐的房间,遍地的凌乱,还有血渍,踩着血的脚印有好几个,潇小姐应该是绑架了,我就急忙去找您了。”

    花寂梦的轻功在江湖中是上上之选,花葐费劲的追着也难以追上,没时间耗费了,花寂梦丢下花葐,开足马力就朝昑苑飞去。

    检查了一番,随着脚步一步步往后推,在茶壶下发现了吕瑶留下的字条。

    “潇昑被我带走,想救他,带着然我满意的赎金,来绛花峰赎人。”

    没有署名,没有落款,就这一句话,花寂梦皱眉,“这是针对我?还是针对墨浔,或是针对夜白?云潇?”

    来不及想太多,花寂梦丢下留言的字条便走了,半路抓上赶来的花葐,交代一番就自己离去了。

    云潇马场,一声口哨唤出自己的坐骑,飞奔而去。

    昑苑里,一个粉色的身影缓缓现身,捡起花寂梦扔下的字条,嘴角露出一丝讥笑。“还真是好命,这样都能让吕瑶留你一命,看来冥清也是废物。”

    把纸条揉成球,扔在了房间不起眼的地方,小心的避开了血迹,粉色身影飞身离开,看来也是武功一流的高手。

    后面急急赶来的墨浔、楼三与粉色身影插肩而过,凌乱的房间和满地的血迹让墨浔崩溃,检查了昑苑其他的地方,没有丝毫线索,楼三只能回去汇报。

    潇昑中毒后不喜欢呆在很多人的地方,所以昑苑只有千寻一个下人,只有偶尔清风过来帮帮忙,现在出事了墨浔连一个询问的人,也找不到。

    找了附近的小厮丫鬟,大家都没有注意昑苑发生的事情,今天有空的人都去看了墨浔和潇昑的两场比试,其他的也在忙着武林大会和云潇殿相关的工作。加上昑苑在后山,过去的人少之又少,更难有人发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