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018 武林大会  浔昑记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终于,酝酿已久的武林大会开始了。

    之前的半个月里,陆陆续续的武林各大门派都来了,名门正派,中立势力,甚至于魔教都有派人参加者5年一度的武林盛会。

    云潇上下也是为了这次武林大会操碎了心。云潇殿前广场,是云潇最宽阔的立方,中间立了9个比武台,是为了接下来各派人士切磋所用。当然,这都是餐前小菜,真正的高手,当然不用经过繁杂的赛选,上一届十大高手直接进入决赛。9个比武台的作用是为了各派展现自家弟子的舞台,顺便看看有没有黑马出现,毕竟5年一届,5年的时间,底蕴丰厚的派系,多多少少还是培养得出一名甚至几名厉害的角色的。

    巳时中,前广场聚慢了来报道的人,会场早已人山人海。作为主家的云潇殿众人,早已在主位等候了,难得一见的云潇4子首领云昭,副座夜白,李不言,大师兄风卿尘,三师弟凌晗晟齐聚一堂。

    云昭难得的一脸严肃,开场冠冕堂皇的费了一番口舌,接着开始宣布比赛规则,开赛3天前就设置了报名点,要参加比赛的各派都要报名,以抽签的方式抽到同样数字的人为一对,在舞台上切磋,认输、被打下台、倒地不起,都判定为输。没个擂台的裁定者都各个参赛的门派派出,再由云潇安排裁定场次,避免裁定员裁定自家弟子所导致的不公。

    这是一个新的模式,省事,省时,且也相对公平,所以规则发出,大家也都平和的接受了。

    “武林大会,向来是武林各大门派的切磋武功的盛会,不带个人恩怨,不带派系之争,希望各位大侠安全第一,点到为止。但刀枪无眼,拳脚无言,望各自珍重。”云昭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啊呸,一本正经的说道“现在,武林大会正式开始。”

    云潇的一声令下,百来号人的预选赛整整进行了3天。最后只剩下了10人成为黑马,突出重围,云潇墨浔,潇昑,叶良辰赫然在列,十占其三,冥清门老冤家吕瑶带着她的小弟吴庆祥也脱颖而出,再其余的五人便是武当张天修、峨嵋周箐箐,赫连世家赫连城,九歃佣兵团歃安,让人津津乐道的是,出现了一个神奇的人,玄医阁花寂梦。

    “今年黑马众多,都是年轻的小子们呢。”武当老头摸摸白胡子“云潇可以,可以,呵呵呵呵。”

    峨嵋掌门无眉师太皱眉,“玄医阁这次也出线了,不知青日老儿玩什么花样。”

    武当老头转身问少林老头“你们家怎么不出几个小子?”

    少林永信大师“阿弥陀佛,少林武功多以阵为主,这次切磋单打独斗,少林就不参与了。”

    吕瑶在台上一脸不屑……好吧,她不会承认她是这10个人里最老的一个。

    凌晗晟飞身而上“恭喜十位,今日的比试到此结束,几位稍作休息,明日巳时再战。”

    招招手,小厮拿上了一个盒子,“这是明日对决的抽签,请各位抽签,规矩一样,相同号数的为对手。”

    墨浔等人一次上前抽签,凑巧的的是墨浔碰上了花寂梦,潇昑对战吕瑶,叶良辰与武当张天修成了对手,周箐箐与赫连城,歃安与吴庆祥。

    看到这一组组的对手,在场消息灵通的人都知晓冥清与云潇的纠葛,心知明日必定有一场血战。

    而云潇众人一齐望向墨浔,花寂梦啊,这可是他家潇姑娘的绯闻对象啊,最近这漫天的流言,花寂梦作为一个邪医,虽然闯进这十匹黑马之中,可是毕竟是大夫,好吧,云潇众人表示“我们不是看不起花寂梦,但是我们墨师兄可不是闹着玩滴,坐等吃瓜。”

    武林大会第三天,就算结束了,期待的第四天的血战。

    难得的墨浔陪着潇昑晚餐,夜白云昭饭后也来了。

    “小昑儿,明天该是一场恶战了,吕瑶这个人心狠手辣,之前的对手虽然没死,但是也被她阴得够呛”云昭端起茶,慢慢说道。

    “没关系,这次,不是她死,就是我亡。”潇昑擦拭着自己的匕首,面无表情。

    “上场之前吃颗解毒丸,不知道她指甲缝里藏着什么下三滥的毒药。”

    “嗯,花寂梦给了我一颗百毒散。”

    “昑儿,离花寂梦远一点。”墨浔皱眉到,“他不是什么好东西,江湖风评很差。”

    “浔哥哥什么时候开始听信流言了,他对别人好与不好与我何干。”潇昑收回匕首,正视墨浔。

    “我...”墨浔哑口,被噎住了。

    “潇丫头你什么时候学会顶嘴了,墨浔也是为了你好,花寂梦...”夜白放下茶杯,“花寂梦的为人我们不评价,你自己看吧。”

    “我知道。”

    “后天就是十五了,决赛,小昑儿,你准备好了吗?”云昭有点担心。

    “决赛我不参加了,反正师叔在,谁打得过他,而且,明天我还活不活着,呵。”

    “潇丫头怎么就知道你打不过我呢,可能我惨败也说不定呢。”夜白的狐狸眼闪烁着趣味的光芒,

    潇昑撇了他一眼,懒得接话,自从上次从夜白手里保下了离歌,潇昑对夜白是越来越放肆了,但是夜白也没说什么,就随她去了。

    墨浔还在发呆,他不知道为什么潇昑对他的态度变了,反而去亲近花寂梦,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想潇昑接触花寂梦,只当是自己作为哥哥,要好好保护她的小丫头。

    李不言处理完手头的事情,也来了昑苑,“昑儿身体还好?”

    “师叔,我还好。”一直没有行拜师礼,潇昑对李不言也只能以师叔称呼了。

    “嗯,那就好,后天决赛,我们都不能陪在你身边了,你...”

    “我没事的,您放心。”

    “嗯,好好准备明天的比赛吧,天色不早了,师兄,昭儿,我们回吧。”

    “嗯。”云昭点点头,过去摸了摸潇昑的头“小昑儿好好的,我走了。”

    “好,路上小心。”

    送走了云昭三人,墨浔静静的看着潇昑,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哥哥回吧,我累了。”潇昑看着墨浔的欲言又止,不想听了。

    “昑儿,哥哥是为了你好,你听话好吗?”

    “我有不听话吗,花寂梦现在负责的我毒,这个毒是他们玄医门流来的,既然他负责,我跟他有接触不是很正常吗?”

    “昑儿,你长大了,男女有别你不懂吗,保持点距离不行吗,听哥哥的话好吗?”

    “呵呵,浔哥哥回吧,我累了。”潇昑没有跟墨浔争,淡淡的就让墨浔回去了。

    “昑儿!”

    “回吧。”话毕潇昑便回房了,不理会墨浔的恼火,“千寻,备水,我要洗澡。”

    “公子,回吧,今天也累了一天了。”千寻劝过墨浔也离开了。

    浴桶里铺满了花瓣,潇昑混混沌沌的泡在水里,一天的打斗让她身心俱疲,似要睡着。

    窗口一震微风抚过,一丝凉意惊醒了潇昑,睁眼看到屏风后的身影,“谁!”

    “潇潇那么不警惕,若是采花的,你现在可以就不好了呀。”

    “采花的没这个本事进来。”

    花寂梦似乎对昑苑里的洛神花茶情有独钟,每次都要喝上一两壶,“呵呵,我就当潇潇在夸我了。”

    “哗~”潇昑出水,扯出浴布简单的擦拭了一下身上的水,穿上亵衣披上外袍就出来了,

    虽然潇昑还小,可是也开始慢慢长成姑娘了,玲珑的身材倒影在屏风上,花寂梦连着喝了好几杯茶。

    “那么晚了,何事?”潇昑整理好自己绕出屏风。

    花寂梦轻咳一声“这是之前说给你的百毒散,再有,来送你个礼物。”

    “礼物?我不缺东西。”潇昑不以为意到。

    “你会喜欢的。”说完送怀中拿出一把匕首,古朴,深沉的颜色一点都不起眼。

    潇昑的注意力瞬间被吸引,伸手拿过刀,才发现,刀鞘是用黑金打造而成的,刻有繁华的花纹却一点也不张扬,甚至潇昑自己本身的匕首还要不起眼,抽出匕首,反握在手中,试着挥了挥,听着匕首划过空气的声音,潇昑知道这是一把好刀,就着烛光,刀身反射着光芒,低调而杀气四溢。

    “黑金的刀鞘,乌金的刀刃,不是单纯的匕首,把柄可以放毒,有机关能让毒从刀刃流出,划伤敌人是让对方中毒,刀身有隐秘的纹路,刺对方身体,便能血流不止,凹槽就是放血用的。刀身是韧度极高的乌金打造,加上玄铁和其他的材料,打造难度极高,它的坚硬程度无刀可比,不易崩口,加上这把匕首是铸器世家金老所打,天下仅此一把,我也是费了很大功夫,才拿到的。”花寂梦解释着这把匕首的由来“它还没有名字,你给它取个名字?”

    匕首归鞘,“如此难得,为何送我?”潇昑反问道。

    “我乐意。”

    “我不要。”潇昑把匕首还了回去,眼睛却离不开。

    花寂梦乐了,“那我送你这把匕首,作为交换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潇昑眼睛亮了一下,

    “什么条件的话,我现在没想好,你先欠着。”花寂梦打着哈哈,语气有点诱骗的感觉。

    潇昑想了一下“成交。”

    突然听到门外花盆碎掉的声音,两人下了一跳,潇昑出门查看却没有看到任何人。

    拿了佩剑,回到自己房间的墨浔疯狂的灌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自己宠了十三年的丫头,深夜居然和男人,在房间里调笑,虽然并未出格,可墨浔如何都接受不了这件事。

    天亮了,一夜无眠。

    辰时末巳时初,云潇殿前广场已经人山人海,虽说不是终决之战,可精彩程度不亚于此了。

    整个上午的时间,周箐箐与赫连城勉强分出胜负,身为女子,周箐箐的体力更弱一点,略逊一筹,叶良辰不敌武当张天修败下阵来,尽管吴庆祥阴招辈出,杀手头子歃安还是把他调教得妥妥的。三场比试,一直进行到了未时。众人吃了饭休息片刻,便开始期待接下去更有看头的两场比试。

    更有投机者开了赌局,潇昑与吕瑶,江湖中的人大多觉得吕瑶会赢,毕竟混迹多年了,庄家也是这么认为,所以赌潇昑输的赔率很高,奈何架不住这次武林大会是云潇的主场,自己人当然要给自己人撑腰了,投了潇昑赢的人虽然不多但都是大手笔,包括夜白云昭都下了注。

    夜白笑道“潇丫头,你可给我们争口气,别让我们赌输了。输了就叫你浔哥哥赔钱。”

    潇昑白眼翻出天际。

    下午第一场,潇昑碰上吕瑶。

    一上场吕瑶便开口讽刺“这不是当年中毒的那个死丫头嘛,怎么,还活着啊。”

    潇昑冷冷道“我不是个记仇之人,一般有仇我当场就报了,奈何当初我年幼,这次,一并清算了吧。”

    “呵呵呵,当天我能伤了你,今日我也能杀了你。”

    “谁杀谁,还不一定呢!对了,上官大叔的帽子,是不是还稳稳的戴着?”

    “贱人看招!”吕瑶恼羞成怒,五指成爪,抓向潇昑,潇昑闪身避开,抽出长鞭,迎头一甩,鞭风习习,直接撕开吕瑶侧腰的衣物,吕瑶擅近战,潇昑利用长鞭远距离戏弄着吕瑶,吕瑶无计可施,眼神一变,摸向腰间,瞬间洒出药粉,掌风送出。

    尽管潇昑及时闭气,却也多少沾染了一点,迅速吞下百毒散,却发现百毒散不起作用,眉头一皱,望向花寂梦方向,花寂梦发现不对突然起身,想去帮潇昑,却被台下的护卫拦住了。

    台上武者,不论生死,外人不得插手,否则,被帮助的人视为输家。

    吕瑶撒出的药粉,并不是什么毒,而是化功散,一个时辰之内内力全无,虽然不是致命毒,却在比试时分分钟能要了对方的命。

    潇昑沾了少量的化功散,没了大部分内力的支撑,鞭子抽得再响,对吕瑶的伤害也不大,便放弃了鞭子。

    抽出昨天花寂梦送的匕首,飞身而上,吕瑶本身内力不高,都是靠着阴狠的爪功和毒来对敌,所以尽管潇昑没了内力还丝毫不惧。

    十招,百招,两人对打,都有负伤,吕瑶还是不敢用了太狠的毒,毕竟武林大会还是标榜着点到为止,比试场上太过分让容易招群起而攻之。

    打了近半个时辰,抽了个空,潇昑笑到“对了,吕姨娘,转正了吗,我听我们首领说下个月上官阁主大会,新娘是你吗?也不对啊,听说新娘姓简呢。”

    吕瑶大怒“我要你死!”

    “要我死?这句话送回给你!”潇昑冷笑。

    用尽最后一点内力,长鞭卷起吕瑶抛向空中,吕瑶挣脱开来,调整身姿,五指成爪,抓向潇昑头顶,若被抓到,不死也重伤。

    潇昑足尖轻点侧身避过,吕瑶穷追不舍,潇昑迎身而上,匕首耍得虎虎生风。最后吕瑶的毒爪抓伤的潇昑的肩,从脖旁擦过,差一点点,潇昑就送命爪下了。

    而潇昑的匕首,割破的吕瑶的喉,直接送吕瑶回老家。

    扶着喉,吕瑶已经说不出话了,瞪着眼睛抽吸着,最终倒地不起。

    冥清阁的人一拥而上,一部分团团围住吕瑶,一部分怒声而道“贱人!你竟敢杀我舵主!”

    潇昑抱拳向裁定员“在场诸位也看到了,吕舵主先下的杀手,我为自保只能反击,凭着点到为止的原则,我潇昑出手都不是死招,而吕舵主三番四次的想置我于死地。”

    “冥清的,老夫没眼瞎,你们家出狠手,下死招,分明是不死不罢休之势。”裁定员是武当老头张仲纯,公平公正是武林公认的大家。

    张仲纯出声之后冥清的人也不敢多说,只能收拾了吕瑶的尸体,离开了。

    夜白看着微微皱眉,随后想通了点什么,冷笑一声。

    下午第二场,云潇众人期待的对决,众人没有了潇昑比试时沉重的脸色,带着八卦的心情看比试。

    投机者的赌局也开始了,这次下注的人两边势均力敌,

    一方强势,青梅竹马,风度翩翩墨公子,潇姑娘怎会看上花寂梦这个花花公子呢。

    一方反驳,神医圣手,温暖贴心花寂梦,花花公子都是你们嫉妒,人家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两方争论不下的时候,墨浔和花寂梦已经立于台上,待裁定员下令比试开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