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017 论暗卫的作用  浔昑记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次日清晨,暗卫立在昑苑之外,等着主人醒来。

    辰时,潇昑洗漱完毕,唤了暗卫进来,“想好了?”

    “是,想好了”暗卫单膝跪下,“属下见过主子。”

    潇昑满意的点点头“名字。”

    “呃。暗一。”暗卫回答,其实他知道这算不算是名字,只是他们暗卫系统里的一个代号。

    “我问你的名字,不是你的代号。”

    “属下,没有名字。”

    “...”潇昑无语。

    “...”千寻无语。

    “...”暗卫无语。

    三人静默无语。潇昑不出声,就定定的看着暗卫,静静的看着暗卫。呃,或者说瞪着暗卫。

    暗卫被潇昑盯着汗都要下来了,虽说做暗卫是没有直接接触潇昑,但是潇昑的性子多少也是懂一点的,如今潇昑的眼神是在让暗卫不知所措。

    千寻突然出声“要不小姐给他个赐名?”,

    “呃,求主子赐名。”暗卫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顿时求生欲爆棚。

    “离歌。”潇昑甩下一个名字就走了,“千寻,我要吃饭!”

    “属下离歌,见过主子。”

    饭厅里,千寻和离歌候在一旁,潇昑被二人看着吃不下早餐,皱眉,说到“坐下,一起吃,别啰嗦,烦。”

    离歌想说点啥,千寻扯了他一下,两人就坐下了,不敢出声

    一个人慢条斯理的吃早餐,一个人习以为常的吃早餐,一个人心惊胆战的吃早餐。

    饭毕,“既然成了我的人,那以后云潇就与你无关了。”

    “属下明白。”

    “你知道的,云潇关于弃者是怎么处理的。”

    “轻则割舌断手,重则丧命。”离歌垂头

    “我不知道为什么师叔会对你下如此重的处罚,但是我把你保下来了,师叔就定不会对你怎样。”

    “属下明白,谢主子救命之恩。”

    “不需要你谢,你好好做事就是了。”

    “属下定不负辱命。”

    “关于我的流言,继续查,换个方向查,谁对我的意见最大,谁最看不爽我,或者说,谁喜欢浔哥哥。”

    “是。”

    “千寻,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回小姐的话,流言都是从丫鬟口中传出来的,那造谣者也定是丫鬟,练武场的事当天就能被传出,那定是练武场里的丫鬟,要查,可以从这方面入手。”

    “练武场的丫鬟我也都仔细查过,并无可疑。”离歌接话。

    “不,一定会有可疑的地方,比如说落单的,或者是那天不应该出现的人,只能单方面作证的人,都有可疑。”潇昑一边斟茶,一边说到。“加上刚才说的,看不爽我的,喜欢浔哥哥的,几方面配合的去查,定能找到人。”

    “是,属下明白,这就去查。”离歌行了礼就想离去。

    “对了,去街上给我买只福田家的烤鸡。中午我要吃。”

    “...”,离歌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倒“是,中午给主子带回来。”

    “我要热的,你看着时间去买。”

    “是...”离歌完全想不到自家主子是这样的主子。

    离歌离开后,千寻问潇昑“小姐,您心里是不是知道是谁了”

    “我不知道,不过大概也猜出来了,”潇昑神色冷淡,“可能,是我们的老朋友,老到,我差点忘了这个人。”

    “公子那边?”

    “不用告诉他,我不想让哥哥掺和这些事。”话毕,潇昑换了身衣服,“我去练武场了,哥哥来的话就告诉他。”

    “花公子呢?”千寻多问了一句。

    “他?他,他,你说你不知道,让他滚蛋。”

    “是...小姐...”

    练武场,潇昑挥汗如雨的痛师兄弟对打,而且速战速决,众师兄弟车轮战的上,一个不够上两个,两个不够上三个,终究寡不敌众,潇昑也负伤了。内力枯竭了,抽出匕首,贴身近战,肉搏,大家今天都被潇昑不要命的打法惊到了。

    少有的,潇昑被打下了梅花桩,躺在垫子上,脸色有些苍白,缓了一口气,爬起来“继续。”

    十二有点担心,“小师妹,够了。”

    看了看时间,也快中午了,潇昑躺在垫子上有些愣神,十三上前去拍拍她“小师妹,你没事吧?”

    “没事。”潇昑借力从垫子上爬起来,“今天辛苦各位师兄了,潇昑谢过各位师兄。”

    语毕,便走了。

    累了一早上,回到昑苑洗了个澡。梳洗完毕离歌也依照要求买来了热腾腾的烤鸡。潇昑如愿的吃到了福田家的烤鸡,心满意足的午休。一连几天,都是如此,简单的生活,除了那个藏得很深的造谣者没有揪出来,其他的,潇昑觉得很满足。打架打到力竭,洗漱之后吃到想吃的东西,再来一次美好的午休,满血复活的潇昑,很满足。

    墨浔忙了几天,忙完了回到云潇,第一件事便去了昑苑,离歌的了吩咐,如今任何人未经允许不得随意闯入昑苑以及寒潭,是任何人,包括墨浔。

    墨浔被拦下了,一脸疑惑的看着面前的人,“暗一,你什么意思?”

    “墨公子,得主子赐名,属下叫离歌。”

    “好吧,离歌,为何你拦在着?”

    “主子的命令,属下不敢不从?”

    “主子?师父?为何让你拦在着?”墨浔更懵了,丝毫不明白离歌到底闹什么幺蛾子。

    “属下的主子,是潇昑小姐,昑苑的主人,您的未婚妻。”

    “昑儿?”

    “是的,请墨公子稍等,容属下进去请示。”

    墨浔“...”

    一炷香后,墨浔被放了进去,有点无法接受自己被拦了,质问潇昑“昑儿,解释一下?”

    “嗯?离歌,认识吧,我的暗卫,师叔把他给我了。”

    “然后呢?原因呢?”

    “没那么多原因,就是我把他保下来了,现在他给我做事,就这样。”

    “好吧,昑苑不让我进是什么意思?”

    “不是不让你进,是所有人。”潇昑叹了口气,“哥哥,我今年十三了,花寂梦说得对,该避嫌了。昑苑和寒潭,师叔说以后都归我了,我的地盘,我不可以设立门禁吗?”

    “昑儿。”墨浔有点无法接受潇昑的改变。

    “潇潇~”门口,花寂梦大摇大摆的进来了,离歌没有阻拦,“潇潇,我来给你探脉了,3日后便是15月圆夜了,而且是中秋,一年之内潮汐影响最大的日子,我来看看你的身体如何。”

    墨浔看着花寂梦毫无阻拦的进来了,心里的感觉不可言说。潇昑没有理会他,伸出手,让花寂梦探脉。

    “嗯,这几天的调理看了不错,就是吃得有点油腻了,这几天少点油腻吧。”

    潇昑笑笑,“贪嘴,吃了两天烤鸡,你说的那个福田家的烤鸡味道真是一绝。”

    “对吧,我说很好吃的,下次我再吃到好吃的告诉你。”花寂梦一大爱好就是寻觅美食,跟潇昑说了很多好吃的店家,这几日有了离歌,潇昑也如愿吃到了很多好吃的。

    “不对,话题偏了,这几日你还是忌口一些,知道了吗?”

    “知道了。”

    两人一唱一和,墨浔完全插不进嘴,看着清风提过来的食盒,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昑儿,哥哥有事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吧。”

    “嗯,哥哥慢走。”潇昑不以为意的回了一句。

    墨浔走了,潇昑的表情瞬间冷淡下来,“花寂梦,没事了你也走吧。”

    花寂梦一怔,扯着嘴角笑了一下,“哇,潇潇,你这过河拆桥的本事真是越来越好了,利用我把他气走了,然后就赶我走。”

    故作捧心状,“潇潇,你好伤我的心。”

    潇昑起身,“自己就是大夫,伤心了自己治。”语毕便离开了前厅。

    花寂梦没有接话了,在前厅里坐了一许久,离歌来赶人了,才离开。

    ‘潇潇,我不知道你想如何,但是你想的,我都配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